KuangShan NEWS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焦点 > 文章

正文高莜柔妹纸的悲惨 尼坤晒2pm合照

2020-08-15 14:07 来源:网络整理

  

程小青嘟着小嘴,不屑一笑道:“既然这么好,那你怎么不嫁给他?”

杨欣维蹙眉道:“你以为我不想啊!”

“那你去嫁啊!”程小青撇嘴道。

杨欣维轻轻一叹:“可是人家开出的条件是年龄在二十五岁以下的女子,我都二十六岁了,大上一岁,都怪我爸妈,干嘛把我早生一年嘛?”

“要是我的年龄刚刚好,以我和台长一家的关系,哪里还轮得到你?”

“是我没有希望了,才介绍你的好不好?你就知足吧!”

程小青气呼呼的说道:“反正我不愿意,我还是觉得刘院长好。”

提起刘乐,杨欣维又咬牙切齿起来:“这个姓刘的,不是个好东西,我问你,你和他发生了关系没有?你的身子有没有被他破了?”

程小青蹙眉道:“表姐,你瞎说什么呢?”

“我问你,有没有?”杨欣维抓住程小青,极为认真的问道。

程小青摇了摇头,她和刘乐之间刚认识不久,怎么可以发生哪种关系?

就算她对刘乐有意,可是刘乐对她没有什么兴趣啊!

连找他针灸一下,都要收费一百万,害得程小青连和他亲近的机会都没有。

杨欣维顿时松了一口气:“没有就好,台长的公子要娶的就是处.女。”

“如果不是干净的身子,人家就不要了。”

“幸好你没有便宜刘乐那个王八蛋,你还有机会。”

程小青气愤道:“你别说了,我是不会嫁过去的,我喜欢是刘院长。”

杨欣维一听到刘院长三个字就一阵头皮发麻,她已经对‘刘’字过敏了。

只见她怒气冲冲道:“这个刘院长,真不是好东西,他会蛊惑人心,你看他把我蛊惑的跪下叫他老公……你也看到了,是不是?”

“他害得你失去了理智,也害得我现在都疯了,都病了……”

程小青看着手中的检查报告单,道:“可是,你并没有什么问题啊!”

杨欣维大着嗓门道:“这就是大问题。”

“你想想,我竟然跪在那个畜生面前,竟然喊他老公,这还不是问题吗?”

“我明明有问题,医生却检查不出问题,这就是最大的问题啊!”

杨欣维已经疑神疑鬼起来,心里也对刘乐,越发的仇恨和愤怒起来。

竟然敢叫她下跪!

竟然敢让她叫老公!

想起在咖啡厅里的那令人羞耻的一幕,杨欣维都羞愧得无地自容。

她咬牙切齿,切齿痛恨,恨之入骨,恨不得把刘乐的骨头咬碎。

看着杨欣维这么恨自己,刘乐不由得叹息一声。

现在,广告已经拍好了,得罪了电视台广告部门的主任,还怎么能播呢?

看来,要想办法联系本地网络公司了,在网络上打广告,应该也是有效果的。

刘乐收回目光,正想修炼一会儿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拿起电话一听,是舒弈铄的声音:“刘院长,卫生局里的领导过来检查了。”

“哦,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刘乐就运转起死回生诀开始修炼了。

没多久,又一个电话打进来了,还是舒弈铄的声音:“刘院长,你在哪里呢?”

“干嘛?”刘乐问道。

“卫生局里的领导过来检查,现在已经来到医院里。”舒弈铄汇报道。

“哦,我知道了。”

挂电话后,刘乐继续运转起死回生诀开始修炼。

因为在他刻意进行修炼的时候,经脉中的真气就会加快转化成灵力的速度,这似乎能让他更快的修炼到灵境小成。

要想保护自己的亲人,就必须提升自身的实力。

于是,刘乐争分夺秒的修炼起来。

结果,没多久,电话又响了。

还是舒弈铄的声音:“刘院长,你怎么还不过来?领导都要生气了。”

“我过去干嘛?”刘乐疑惑的问道。

“领导来检查,你要陪同他们啊!要向他们汇报工作啊!”舒弈铄苦笑道。

“不是由你们陪同吗?你们汇报一下就好了。”刘乐无所谓道。

舒弈铄越发苦笑了:“刘院长,来的是卫生局的大领导,你身为院长,要是不过来,就是不尊重他们,他们会生气的。”

“他们一生气,就会挑我们医院的错,给我们医院穿小鞋,戴紧箍咒啊!”

“哦,你怎么不早说?”刘乐可不知道这些情况,他还以为领导检查是领导的工作呢,领导在工作,他自然不能去打扰,谁知道,他还要陪同啊!

更不知道,不陪同人家还会生气。

以示对领导的尊敬,刘乐立刻赶了过去。

此时,卫生局的领导,带着一群随行人员,已经在志海医院里无聊至极的溜达两转半,正回到会议室里开会。

众人刚刚坐下,领导就开始指出不妥的地方,要求志海医院改进。

当刘乐赶来的时候,张锦荣局长正措辞严厉的批评志海医院。

其中,在坐的有严凌飞和舒弈铄两位副院长,还有几位资格老的部门主任。

他们被骂得狗血喷头,脸色阴沉得都能滴水。

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听着。

而且,在张锦荣局长看向他们的时候,还要流露出洗耳恭听的恭敬之色。

“十年前,志海医院还是一家二甲医院,背后那是中海医学院啊!”

“放眼全国,都很有名气,有不少外省的患者慕名而来治病。”

“可是,自从中海医学院独立出去,你们那是一年不如一年,年年倒退。”

“从二甲退到三甲。”

“现如今,连三甲都守不住了,我看你们不如直接变成乡镇卫生院好了。”

“一个个都不做为,都是特么的愚蠢,笨蛋,饭桶。”

“竟然还让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做院长,你们是不是疯了?”

“是脑子进水了,还是被驴踢了?”

“我说话不好听,但是,我说的对不对?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说到最后,张锦荣朝着距离他最近的一位志海医院的科室主任问道。

尽管被骂了,这位科室主任仍然猛点头,句斟字酌的说道:“对,对极了。”

另一位科室主任,更加不要脸的拍起了马屁:“张局长说的慷慨淋漓,出言有章,面面俱到,言简意赅,我们真是受教了。”

“听领导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是啊,是啊!”

“我们虚心接受批评,在领导的指挥下,今后一定努力奋进,更上一层楼。”

另外一些志海医院的领导,全都跟着附和起来。

连舒弈铄和严凌飞两位副院长,都不得不跟着大流,一起赞扬道:“通过张局长的精彩讲话和谆谆教诲。”

“让我们深刻的意识到了,平时工作的不足之处和错误方法。”

“今后我们一定深刻领会张局长的讲话精神和深刻内涵,做好医院的领导工作,誓要在一年之内,让志海医院重现活力……”

听着这些拍马屁的话,张锦荣的神色总算有所缓和。

接着,他也不骂人了,继续慷慨激昂道:“一列火车,最重要的就是火车头。”

“一架飞机,最重要的就是发动机。”

“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就是总统阁下。”

“一家医院,最重要的就是院长。”

“院长能力不行,就会瞎指挥,乱摊派。”

“这家医院就会越来越倒退,越来越走下坡路。”

“回头想想,你们这家医院,之所以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就是你们的刘院长太愚蠢,太笨蛋,太无知了。”

“所有的责任,都是刘院长的,他就是一个胡闹的小屁孩……”

舒弈铄听不下去,突然起身,正色道:“张局长,请容我说一句事实。”

“事实?难道我们张局长说的不是事实?”

“敢当面顶撞我们张局长,你好大的胆子。”张锦荣身边的随从勃然大怒道。

张锦荣摆摆手,虚情假意道:“舒副院长吧!你说,我听听你要说的事实!”

舒弈铄心里虽然紧张不安,却仍然字正腔圆道:“刘乐刚刚成为院长半个月的时间,而这家医院从十年前就开始倒退了,这个应该怪不到刘乐身上。”

“而且,在刘乐做了我们志海医院的院长之后,已经开始着手改革。”

“还成立了一个乐乐助人基金协会,帮助了不少穷困患者。”

“他做出了不错的成绩,正在带领我们医院腾飞啊!”

“这是我们大家有目共睹的。”

严凌飞也跟着说道:“是啊!别看刘院长年轻,能力却很强。”

啪。

张锦荣身边的随从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有目共睹?”

“能力很强?”

“能力强吗?你们看到了他的强力能吗?”

他瞪着志海医院里的另外几位主任,怒气冲冲的喝问道。

这些主任看到,张锦荣不得没有阻拦,还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他们哪里不知道,这正是张锦荣授意的,正是张锦荣的意思。

于是,几位主任纷纷表态:“不强。”

“是啊,就是小孩子瞎胡闹。”

“随便换一位院长,都比他强。”

舒弈铄突然愤怒的指着这些人:“你们瞪着眼睛说瞎话,你们指鹿为马。”

严凌飞和舒弈铄一样,觉得拍拍马屁无伤大雅,毕竟大家都在拍。

谁也不会嘲笑谁。

但是,要是陷害刘乐,那就不行了,他们不得不站出来反对。

“张局长,刘院长确实做的不错,至少我来做院长,就肯定不如他。”

严凌飞很认真的说道:“不信的话,你可以在医院里做个暗访!”

张锦荣突然生气了,也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放屁,你们把我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吗?你们这是要谋反吗?我说他不行,他就不行,行也不行,懂不懂?”

舒弈铄和严凌飞被喝斥得一起垂下头,再也不敢吭声了。

领导都说得这么直白了,他们就是傻子,也知道刘乐要完蛋了。

以他们的能力,根本改变不了结局。

再说的话,就会把他们自己的人生搭进去。

编辑: 清枫学长
QQ空间 微博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中国矿山安全网 -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京ICP备08102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