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angShan NEWS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焦点 > 文章

连长的大Jb 同事家换着玩

2020-08-15 14:06 来源:网络整理

  

过了足足十几分钟,她才穿好刘乐为她买来的那套衣服和鞋子,缓步走出来。

此时,她恢复了镇定平静从容,全身上下都透着优雅柔美和温婉。

“咱们走吧!”刘乐的脑海里则还浮现着她一丝不挂的模样

和眼前的秦浩绮比较,虽然她身上的衣服不太得体,刘乐却还是觉得,穿上衣服的秦浩绮更为美观好看一些。

衣服可以给女人们不同的风格和气质。

如果不穿衣服,世间的女人们,就会少了许多的风情。

“嗯。”秦浩绮也知道,是离开的时候了。

她直接走到刘乐面前,突然搂住刘乐的脖子,突兀的送上了一个香吻。

对于刘乐来说,这太过突然了,让他遂不及防。

却也太过短暂了,只是蜻蜓点水一样,碰触了一下,就迅速分开了。

“刘大师,希望你能保护我。”秦浩绮急忙垂下头,羞得脸上都能滴血。

“恶鬼已经全部杀死了,你今后不会有事了。”刘乐安慰道。

“你找到宝物了吗?”秦浩绮问道。

“找到了。”刘乐拍了拍腰,龙魂刀正在腰带上挂上呢。

秦浩绮向下看了一眼,没有看到宝物,却看到了一个大帐篷。

这让她的心头一热,差点软绵绵的倒进刘乐的怀里。

还好刘乐已经打开房门,走到了外面去,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神色变幻。

要不然,她就会尴尬死了。

随后,刘乐带着秦浩绮来到楼下,刘如苹正等着大奔旁边,都没有坐进去。

“母后,怎么不进去坐,开着空调呢。”刘乐说道。

刘如苹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仍然没有坐进去。

不是她不怕热,而是里面还有人在睡觉,她怕惊扰了那人。

此时,见刘乐来了,她本想坐进车里,却突然被刘乐身后的秦浩绮惊住了。

她觉得有三分熟悉,却又怕认错,就问道:“这位是谁,咋不介绍一下?”

“母后,她叫秦浩绮,是我的……同学。”

刘乐随便撒了一个谎,还用眼神向秦浩绮示意了一下。

“阿姨好。”秦浩绮微微一笑,落落大方,瞬间就代入了刘乐同学的角色。

刘乐说是同学,那就是同学吧,反正她觉得同学的称呼也很好。

身为演员,让她满一位女学生,还是很轻松的。

可是,刘如苹的眼睛,仍然在秦浩绮身上,怎么都移不开了。

她把秦浩绮打量了一遍又一遍,惊呼道:“你……”

“你不会就是电影里的那个秦浩绮吧!”

“你就是唱歌的那个秦浩绮吧!”

“天呐!大明星!”

“想不到,我竟然有幸见到了大明星。”

刘如苹瞪大眼睛,惊叫起来,她竟然是秦浩绮的忠实粉丝。

秦浩绮有点愣神,为了不被别人认出,她还特意戴了一顶宽檐帽呢。

帽檐拉的很底,不但遮住了额头,还遮住了半个鼻子。

都这么防备了,却还是被刘乐的老妈认了出来。

刘乐也有点愣神,想不到老妈竟然还有一双火眼金睛。

“母后,先上车吧!”刘乐拉开了车门。

“您请您请。”刘如苹拍开刘乐的手,先把秦浩绮让了进去。

然后拍打在刘乐肩膀上:“臭小子,有个大明星同学,也不给提前我说一下。”

刘乐一阵苦笑,他也是和秦浩绮刚认识好吧!

“那位睡觉的不会就是她的姐姐吧!”刘如苹又轻声问道。

“不是。”刘乐道。

“哦,知道了。”

刘如苹随后也坐进了车里,还刻意到后排,和秦浩绮坐到了一起。

刘乐开车上路,赶回中海市。

一路上,医尊都在睡觉,刘如苹和秦浩绮则是说笑不止。

刘如苹真的是秦浩绮的粉丝,说起秦浩绮唱过的歌和演过的戏,如数家珍。

秦浩绮性子清冷,不喜多言。

却因为感激刘乐,对刘如苹也非常的客气,几乎有问必答,很是随和温柔。

一路上,车里都弥漫着欢声笑语。

尽管如此,医尊都没有被惊醒。

在一个路口,刘乐停下车,秦浩绮在这里和他告别,因为秦家的车来接她了。

那是一个车队,由十辆法拉利跑车组成,站了一条长队的黑衣保镖。

为首者是一位身姿挺拔的中年男子,他戴着墨镜,抽着雪茄烟,神色略显忐忑和焦急,不时走动几步,目光始终凝视公路,翘首以盼着。

他是秦浩绮的爸爸,秦涛。

看到秦浩绮从刘乐的车里下来,他快步走向前来,激动万分道:“浩绮。”

“爸。”秦浩绮没有悲伤,而是微微一笑。

然后,她想把刘乐介绍给自己的爸爸,结果,刘乐连车都没有下。

她刚想拉着爸爸到车窗前向刘乐介绍,并表达感谢时,刘乐却开着车子走了。

“爸,是刘乐救了我。”望着远去的黑色大奔,秦浩绮有点不舍。

“我会感谢她,走吧!这里不宜久留。”秦涛把秦浩绮劝进了跑车里。

而在心里,却已经对刘乐非常不满。

觉得刘乐太狂了,想他堂堂华星娱乐公司老总,也是在中海市响当当的人物。

多么权贵见到他,都恭恭敬敬讨好谄媚,刘乐又算是什么东西?

因为把自己的女儿送回来,就可以不尊重自己吗?

是的,他把刘乐不下车见他,甚至不看他一眼,当成了不尊重他。

自己的女儿为什么会失踪,又是为什么会被这个刘乐送回来?

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涛是个疑心很重的人,自然会想了许许多多。

坐进车中时,他朝着身边的保镖吩咐道:“调查这个名叫刘乐的人。”

……

在刘乐看来把秦浩绮送回来,就算完成了任务,而且秦浩绮也明确表示,回家后就会把一千万转到刘乐的银行卡帐号里。

这就够了。

刘乐也没有时间在这里认识秦浩绮的家人。

接下来,刘乐跟着导航,一直开到了位于跃龙弯的别墅小区。

白宇泽帮他买的独幢别墅,就在这里。

靠近河边,独门独院,分为上中下三层结构,还有一个地下室,等于四层了。

刘乐开车回来,只见院门前正守着肖鹏和熊晨二人。

看到刘乐的汽车,他们提前老早就把院门打开了。

刘乐直接把汽车开进院中,只见从老家拉来的行李都被仍到角落里。

“哇,怎么把我的箱子都扔了?”刘如苹一下车,就气愤的吼道。

刘必康急忙从别墅里跑出来,无奈道:“家里应有尽有,这些都用不到。”

“用不到,那也不能扔啊!”刘如苹心疼自己的宝贝。

“这些都太陈旧了,根本没法摆进去。”刘必康解释道。

“哼,哪里陈旧了,明明很好的嘛!”刘如苹是个依旧的人,用过的东西,从琰不舍得丢,仿佛认识了成为了朋友一样。

刘必康把刘如平拉进别墅客厅,指着里面的精美装潢道:“你看看,能摆吗?”

刘如苹顿时被别墅里面豪华的装修惊呆了。

那地面一尘不染,还倒映着人影,都可以直接照镜了。

自己从老家带来的行李和家具,比着这里的精美家具,简直就像垃圾一样。

早知道这样,还收拾行李干嘛?还请货车拉来干嘛?

这岂不是白费了体力精力和运输费用吗?

“扔了就扔了吧!”刘如苹也不再计较了。

来的路上,她就听刘乐说了,这个家很漂亮。

还看了看刘乐手机上的图片。

结果,来到这里一看,比图片和想像的还要漂亮许。

“拜见师母。”白宇泽突然从角落里窜出来,恭恭敬敬的说道。

这把刘如苹吓了一大跳,顿时把目光从别墅上收回,落在了白宇泽身上。

眼看白宇泽满头银发,几乎赶得上刘乐的爷爷的年龄了。

怎么能叫自己师母呢?

而且还留着山羊胡须,颇有一股仙风道骨之气。

刘如苹一阵惶恐,以为自己听错了,就问道:“你叫我什么?”

“师母啊!”

白宇泽乐呵呵的说道,“您儿子是我的老师,您是老师的母亲,简称师母。”

刘必康搂着刘如苹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对,你就是他的师母。”

“我刚来的时候,他还叫我师公呢。”

“来,小白!叫我师公,给你师母听听。”刘必康洋洋得意道。

白宇泽急忙恭恭敬敬的叫道:“师公。”

“哈哈……感觉高大上了。”刘必康开心至极。

刘如苹难道以接受这样的称呼,心里总感觉怪怪的。

她打了刘必康一拳,训斥道:“瞎说什么呢?不许让人家这么叫。”

特别是小白这个称呼,让她想起了小时候养的一条全身雪白的小狗。

她给那条小狗就曾经起名小白,只可惜后来失踪了,还让她伤心难过了好久。

“那叫什么?”刘必康郁闷道。

“叫名字!”刘如苹认真道。

然后就向白宇泽说道:“你好,我叫刘如苹,他叫刘如康,你叫名字就行。”

刘必康叹息道:“好吧,好吧!小白,你叫她的名字就行,叫我还是师公啊!”

“是,师公。”白宇泽听话的很,把对刘乐的敬意,都拿来尊敬刘乐父母了。

外面,刘乐正在车里喊里医尊起床。

“醒醒了,到家了。”刘乐拉着医尊的手臂,叫道。

然而,医尊根本不理会,只是一味的沉睡。

不会是死了吧!

刘乐急忙透视她的身体,发现也没有问题,就是睡的太死了。

刘乐没办法,只好把她抱起来,往别墅里送。

睡在车里可不行,里面很闷还很热,刘乐只能把她送进房间里。

还好家里的房间多,刘乐在二楼随便找一个房间,就把医尊扔到了床上。

只到这时,脑袋撞在了床边上,医尊这才慢悠悠的睁开眼睛,懒洋洋的说道:“老公,你能不能不要打扰我?就不能让我多修炼一会儿吗?”

对于医尊来说,睡觉就是修炼,她刚开始修炼,就被刘乐搞醒了。

编辑: 清枫学长
QQ空间 微博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中国矿山安全网 -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京ICP备08102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