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angShan NEWS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焦点 > 文章

婷婷五月色综合色 啊,啊,好疼再深一点,爽

2020-08-01 12:51 来源:网络整理

  

是谁说过,我想要的只是一个答案,可你却给了我无限的可能。

你要什么愿望?

一个不用回答的问题。

“诚实地回答我接下来的问题。”我笑咪咪的晃晃手指。

“好。”透明犹豫了一会儿,点头道。

“第一个问题——”我拉长了腔调,“你是否扮演过‘小川五席’?记住哦,哪怕一秒钟的操纵也是‘扮演过’。”

这次我可会咬文嚼字的滴水不漏的地步。

“……是。”透明点了点头,“偶尔,在与你接触的时候,扮演过。”

“那么,第二个问题,”我呼出一口浊气,并深呼吸,“你究竟想干什么呢?我亲爱的老·婆·大·人?”

沉默,良久的沉默。随即,透明笑了。

那是我非常熟悉的,仿佛偷鸡成功的小狐狸一般狡黠而又让人生不了气的笑。

随着他——现在该是“她”了——的笑,透明的身姿渐渐在空气中显现出来。宽额头,大眼睛,尖下巴,以及微突出嘴角的,那一颗小小的虎牙。头发随意地散落在肩膀上,身材略平。

我除了父母之外最熟悉的人。

我的她。

“了不起啊,阳阳。”透明——还是叫她透明吧,笑眯眯的拍了拍手,“不管是透明的形态,还是‘小川五席’的形态,我都尽可能的朝着完全不像我的方向努力了,这样你居然还能看出来。”

“好说好说,现在才看出来我已经很惭愧了。”我哼哼两声,“不愧是当初玩杀人游戏整得我差点真的自杀的强人,若不是我抓了点蛛丝马迹还真猜不出来。”

“哦?愿闻其详。”

“其实一开始,我发现不对的是‘小川五席’,”我晃了晃手,这才发现戒指还带在“中村一郎”手上,赶忙过去摘下来。“我一向这么戴着那枚戒指,如果这种状态下和那丫头见了面,恐怕就要‘父女相认’了。也是如此,你才提醒我‘应该保暖’并撺掇那些丫头送我手套吧?”

“的确,虽然我很高兴你‘一片冰心在玉壶’,但是要让你发现三上一是你女儿……太怪异了些。”

“相亲那次倒可能不是你的刻意安排,不过你很清楚我一贯的作风,自然知道我会用那种戏剧性的手法来拒绝三上一。”

“我们青梅竹马二十四年,天底下除了你爹娘还有谁能比我熟悉你?”

“这并不能让我猜出你是谁来,毕竟透明为了让我不和三上一相认也有可能——但是很奇怪,”我斜眼看着她,“透明没有理由不让我和三上一相认,那只会方便我们‘培养亲情’,从而让他赢,可是他却做出了有悖常理的事情——为什么呢?”

“是啊,为什么呢?”透明笑道。

“理由么,等会儿再说。”我摇了摇头,“总之,根据如上的信息,我觉察到小川五席可能和透明有关。毕竟,如果没有她有意无意泄露的资料,没有她有意无意的牵线搭桥,我不可能粉碎三上一的计划——这正是你的作风呢,对你而言,哪怕最后是全灭结局也好,你要的,只是‘故事一切正常’不是么?”

“对。”她点了点头,“我承认98给的全灭结局很让我恼火,但是不管怎么样,死神是他的故事。我有看的权力,没有修改的权力。”

“……小丫头真可怜。”

“母上大人之命难违——更何况,一开始那十七次没有我介入,我只是在第十八次把她带来了我构建的世界。”

“……对了,难道这个是母系相传的力量?”

“是啊,我们家的女孩子,包括我妈我姥姥在内都是一样的,成年之后就会拥有这种空间的力量——不过我妈妈和姥姥都是用在了很正常的地方。”

“……很正常?”

“我太姥姥似乎是把力量用于抗日战争了,姥姥好像是逃了□□,妈妈……她貌似把这种力量当成了封建迷信直接无视之,然后就到了我。”

“……”我怎么不知道我娶了一个如此彪悍的女人。

“好了,你找出了‘小川五席’和‘透明’之间的关系,那么你是怎么看出我的?”

“一半靠猜,一半靠蒙,”我歪了歪头懒洋洋地说道,“‘小川五席’日常的形象一向走平淡风,为了‘三上一’那么激动很不正常——最合情合理的答案,母亲的爱其实可以超越血缘,所以我根本不担心你会把她怎么样。”

“……是呢。”她耸耸肩,“我的确是……不能看那丫头那么辛苦,说起来你揍朽木白哉让我心情很好。”

“……”天下最毒妇人心,比妇人心更毒的是当了娘的妇人心。

“从这种特别的激动里面我看出来了,你就是她。如果这么想的话,那么很多事情就能顺理成章了。”

“哦?”

“例如那个莫名其妙的赌,例如你为何会让三上一来到这个世界,例如我为何会是虚,等等,”我晃着手指,“最合情合理的答案只有一个——你,是想要‘试探’吧?”

沉默良久。

“果然……最了解我的人,还是你啊。”

“当然。”我叹了口气。“你想要知道的,不过就是那一句——我是否爱你,对吧?”

“嗯,没错。”她抬头,幽幽地看着天空,“我可以确定,我是爱你的,却始终无法确定,你是否爱我……”

是啊,所以你才会让我来到这个死神世界,让我成为虚——因为这样我几乎是势必加入蓝染的手下,而你很清楚,蓝染是我唯一欣赏的漫画角色。

所以你才会和我打下那个赌,如果我真的对这个世界的某人产生爱情,你会做什么我也清楚了——大概会让我永远留在这里。

所以你才会把三上一带来,她像你——虽然没那么像,处处铺桥却又处处拆桥。

其实一切都很简单,你只是想要知道,我是不是真的爱你。而我的爱,又是否会改变。

“白痴。”我咕哝道。

“谢谢夸奖。”

“……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我原本是爱你的后来却因为在这儿呆久了爱情变质了的情况?”

“当然有,”她点头,“如果那样我就放弃。”

“……你比白痴更白痴。”

“谢谢夸奖。”

“好了,事情搞完了,我们走吧。”我咕哝着站起来,“别忘了今晚可是我们两个的新婚之夜——你还真是狠心啊。”

“……我怕我下不了决心执行这个计划。”她耸了耸肩,“那么,我们走吧。”

“嗯,该回家了。”

编辑: 清枫学长
QQ空间 微博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中国矿山安全网 -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京ICP备08102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