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angShan NEWS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焦点 > 文章

璧水popo h师徒 口述,乱伦被插得好爽

2020-07-03 12:36 来源:网络整理

  

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霍格沃茨师生们聚集在魁地奇球场,穿着黑袍送别自己的同学。

这是一场隆重而沉默的葬礼——死去的拉文克劳和格兰芬多都是十分普通的学生,一个是普通巫师家庭,另一个则是麻种小巫师。

两个孩子的父母悲戚地站在队伍的最前方,他们的身后,一个双眼缠着纱布的孩子在父母的搀扶下沉默地站在那里——他们的面前是两座小小的棺木,在邓布利多的建议下,霍格沃兹举办了这场小小的告别仪式,然后孩子们的遗体将会按照其家长的意愿送走及安葬。

“今天,是霍格沃兹悲伤地一天,我们满怀悲痛地送走两位我们的朋友……同学……伙伴……”邓布利多苍老而哀痛的声音在人群中传递,高龄的霍格沃兹校长没有穿平时那些星星月亮花纹的衣服,而是穿着一身深蓝色丝绒巫师长袍,更加显得庄严肃穆。

他十分认真地回忆了两位小巫师在学校里学习和生活的点点滴滴,期间两名死者的寝室同学多次忍不住悲泣出声。

他同样对因为被注入了过量蜘蛛读书不幸失明的学生表示歉意和遗憾,并且愿意支持他在霍格沃兹继续学业——相比于失去生命,失去双眼对于巫师们来说并不是绝对无法解决的困难,虽然可以预计需要漫长的时间和大量的金钱,但如果霍格沃兹愿意提供支持,这位小巫师还不至于终生与黑暗为伍。

半天的葬礼很快结束,学生们带着哀伤的心情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寝室,一路上大家都不太想交流和说话——这次可怕的袭击已经成为了绝大多数一生的心理阴影。

回到公共休息室,沉默地喝了几口热茶,扎比尼心有余悸地道:“我觉得我以后再也不敢去禁林外面野餐了……如果当时不是苗淼和叶子仪都在现场,我们几个就算不是躺在棺材里的,起码也是躺在圣芒戈里的。”

苗淼也十分后怕地摇了摇头——虽然他也算是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了,险死还生并不是一两次,但是这还是他第一次面对这种可怕的大规模针对平民和孩童的袭击。第一次,他感觉自己的力量如此渺小。

抿了抿嘴,潘西却提到了另一件事情:“格兰芬多指责调查组和魔法部,说是因为他们带走了鲁博·海格才导致禁林里面的危险生物暴走的,他们还指责都是斯莱特林在保护神奇生物课上不听指挥,所以才连累了所有人……”

顿了顿,她露出了一个类似于呲牙的微笑:“这个说法在目前的霍格沃兹十分的有市场——显然,陷入悲痛的人们需要一个出气筒,而他们选择了斯莱特林。”

“他们大可以试试,看我们会不会站在那里让他们出气。”德拉科灰色的眼睛冷若冰霜,身边,叶子仪伸手轻轻把他揽进怀里。

这次突袭,斯莱特林同样损失不小,虽然因为家学渊源,小巫师们并没有死掉的,但是仍然有很多人受伤,甚至有4个斯莱特林是救援队从蜘蛛窝里面扒拉出来的,现在还躺在圣芒戈——斯莱特林的人数本来就是四个学院里最少的,而且他们极其护短,一口气倒下这么多同学在斯莱特林历史上简直闻所未闻。

冰冷的沉默再次在人群中蔓延,再怎么高傲不合群,斯莱特林们也是人,尤其他们还是孩子,在经历了一次如此可怕的袭击之后,得知他们被其他的被害人迫不及待地抛弃并且打成坏蛋的感觉并不好,很多斯莱特林都阴沉着脸,双唇抿紧,还有一些低头默默摩挲着手里的魔杖。

长长吐出一口气,第一个开口的是级长索维斯·怀特,他环视了周围的斯莱特林们一遍,认真思量了几秒说道:“总之,最近学校可能会不太平……我以级长的身份宣布,斯莱特林互助小组重新开始成立——这段时间低年级不要单独行动,都和高年级抱团,高年级也不要嫌他们麻烦,牺牲一些自由时间,现在是多事之秋……就算我们想要退步,格兰芬多们也不会放过我们,既然如此,就要做好最坏,最强硬的打算,知道吗?”

听到级长发话,所有斯莱特林纷纷点头,互相熟识或者因为家世有所交往的小巫师们首先主动结成了对子,混血小巫师则按照年级和选课插入各个小组,不过短短时间,新的“互助小组”已经成立,下午上课的时候所有人按照新分的小组抱团行动。

苗淼的小组里面有德拉科、扎比尼和潘西,虽然有身份十分重要的马尔福家的继承人,但只有一个高年级,就是索维斯·怀特——他本来就是级长,实力强大,而且苗淼和叶子仪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战斗力,不能以低年级视之,因此这个分配也算是十分合理。

掏出金色的怀表看了一眼,怀特对着几名小巫师微笑:“快要到下午上课的时间了,你们快去收拾一下书包,10分钟以后我在公共休息室等你们,我先送你们去教室,然后自己再去上课……你们把你们几个的课表给我一份。”

苗淼和德拉科等人都认真点头。

事实证明,索维斯·怀特的担心十分有理由,而且决断也非常正确——下午上课的过程中,他们撞上了几波不怀好意地抱团堵在走廊上的格兰芬多,在发现所有低年级斯莱特林都在高年级的保护之下以后,没法动手脚的格兰芬多们失望之极。

不过不能打架,嘴上却仍旧不饶人,格兰芬多们跟在斯莱特林身后冷嘲热讽,大多是一些“死掉的两个同学都是你们斯莱特林害死的”“不愧是黑巫师聚集的学院,杀人不见血”“又一个麻种巫师死掉了,你们一定偷偷开酒会庆祝吧”……之类的话。

如果有哪个斯莱特林忍不住回头反驳,这些格兰芬多就怪声怪调地惊叫着:“斯莱特林杀人啦,没有蜘蛛操纵,要亲自动手啦。”然后嘻嘻哈哈地逃走。

让人恨得牙痒痒,但又没有好办法。

格兰芬多本来就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敢说,而且经常把自己的幻想和瞎猜当成审判别人的铁证,在他们的宣传下,“斯莱特林导致了蜘蛛攻击霍格沃兹”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共识。

“啪啦!”精致昂贵的水晶药品在倒出你们的药剂以后,就被实在压不住火气的砸在墙上摔成了粉碎,叶子仪的脸色难看至极。

他的另一只手紧紧握住德拉科纤细白皙的手掌——在手背上有一处难看的,刚刚被魔药愈合的伤口,那是今天魔药课上一个格兰芬多故意把有腐蚀性质的滚烫魔药朝着德拉科泼过去造成的伤痕。

幸好斯内普教授和叶子仪反应够快,否则那碗故意歪倒的魔药就要泼在德拉科的脸上了。

让人分外憎恨的是,虽然斯内普教授立刻扣了那个格兰芬多30分,并且宣布了一长串处罚,但是格兰芬多们却并没有受到惩罚的感受和觉悟,反而将那个试图将德拉科毁容的学生像英雄一样簇拥起来。

“格兰芬多们太过分了……赫奇帕奇们都有一些看不下去了,但我也没法劝住所有人……这样下去事情只会越来越坏。”哈利坐在旁边的旧课桌上,翠绿的眸子里满是担心。

苗淼闻言焦躁地道:“我们当然也知道这样下去没个头,但是我们能怎么办?”格兰芬多的挑衅无穷无尽,而且满怀着某种自以为是的英雄情结和殉道精神,不管是被斯莱特林们反击,还是被扣分,在他们看来那都是“正义的代价”。

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死了同学,正是情绪需要宣泄的时候,格兰芬多主动出来充当这个“好人”,两个学院的学生几乎可以说是乐见其成。

清醒的人始终是少数,就连哈利说到的那些不赞同的赫奇帕奇,大部分也并不是意识到事情的真实情况,而仅仅是处于小獾们天然的富有同情心以及怜悯他人。

看到朋友们焦躁而愤怒的脸,哈利并没有退缩,而是睁大了翠绿的眼睛认真建议道:“我认为我们需要真相。”

顿了顿,哈利进一步地解释道:“现在大家之所以针对斯莱特林,是因为格兰芬多宣称蜘蛛们袭击霍格沃兹的原因是因为斯莱特林导致了海格被驱逐……但是海格一个人就能拦住400多的蜘蛛吗?如果真能做到,那么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蜘蛛袭击霍格沃兹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编辑: 清枫学长
QQ空间 微博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中国矿山安全网 -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京ICP备08102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