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angShan NEWS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焦点 > 文章

欲成欢1∼6情浓蜜意 巴厘岛异性按摩

2020-04-05 18:38 来源:网络整理

  

就在被砍到脖子的刹那,还是被救了!来的不是祖玉心,不是脱木戈,不是顾螓顾风雨,而是八年前就离开的顾十安!但是顾风流脖子上还是被伤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吓的后到的顾螓一个踉跄,还以为顾风流已经挂了呢!还是顾风雨机灵,赶紧跑来帮着顾风流捂住伤口。“弟弟!弟弟,你没事吧?还能听到我说话吗?”顾螓忍着脱框而出的眼泪,也下来观察了一下顾风流,还有意识,所幸伤口不是很深只是流了点血。顾螓和顾十安满腔的怒气,全发泄在了这些黑衣人身上。原本是群殴的场面,顿时变成了吊打!三个回合就被两人收拾了干净,顾十安一言不发把顾风流背起就往顾府赶去。顾螓让顾风雨去通知顾府的人,随后跟上先行回了顾府。

一回到顾府顾十安就到处大喊:“医师呢?医师在哪?快叫医师过来!”

春秋赶过来就看到顾风流身上一身的血,吓的登时坐在了地上,颤抖的问:“小······小少爷?”

顾十安没理会被吓住的春秋,直接把人送会顾风流的小院。一个小丫鬟颤颤巍巍的小声说道:“春秋姐,郎医师此刻不在府中!”

春秋立即发狠道:“派人给我把郎医师抓来,再另派人出去找大夫,把京都能行能动的大夫都给我弄来,快!”顾十安此刻也顾不上什么主子奴才,先处理外伤才要紧。可是外伤都已经处理完,顾风流的体温却还是忽上忽下,飘忽不定,让顾十安心里一阵打鼓,不会是刀上有毒吧?想到此,心中更是焦急,怒吼道:“大夫来了没?”顾府乱成了一团,街上的顾家人更是乱成了一团,阿麼扶着快晕倒的老夫人,顾髯抱着已经晕过去的姬瑶,顾风雨勉强能扶住捂着心口哭成泪人的李霄柔。顾风雨替李霄柔拍了拍背,开口道:“大伯,我们得尽快回府,看看弟弟的情况如何!可眼下······”看了周围还是被围的水泄不通的街道,一时犯了难。

顾髯一时心中更是忍不住想为自己的女儿痛哭一场,流儿从生下来就没过上几天好日子。“流儿······流儿她,她会不会死?”

李霄柔顿时擦干眼泪,怒声道:“大哥说的什么话,流儿福大命大,十六年前所有人都说流儿死定了,不还是活了下来!今天也一样,会平安无事的!我们······我们只是要早点回去,就能看到流儿······流儿笑着跟我们说他没事,只是一点小伤。大哥,我们快点回去!”说完上前掐着姬瑶的人中,把姬瑶弄醒对她说:“大嫂,我们得赶紧回去。”还不顾刚醒的姬瑶晕头转向,拉着她就往顾府走去。几个家丁在前面开道,后面几个跟着往回挤去。只盼着,快点,再快点······

祖玉心刚回到顾府,就闻见浓重的血腥气。什么人?脚步有些慌乱的往小院走去,小······小乖!打开门,看到顾风流一身是血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连身下的被褥都染上了一层血腥。怎······怎么会这样?她不是说要跟家人去萃贤楼吃团圆饭,还要去赶庙会去观潮,晚上还要跟他一起去偷菜偷葱,要与他一夜畅谈到天明吗?他特意去买了桂花酿,小乖不是说最爱喝桂花酿吗?现在······怎么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两只手掌都掐出了血,半天才反应过来,低声喝道:“出去!”

顾十安听到声音抬头看了一眼,是八年前在他眼前带走主子的人,如今还想再次把他和主子分开吗?他现在可不是八年前任人拿捏,没有理会继续守在床边,守着主子。顾十安还是被扔了出来,丝毫没有觉察,就被扔了出来,他还是不够吗?那个男人,武功到底有多深?

祖玉心颤抖着双手,探上顾风流的脉搏,想起八年前顾风流也一身是血躺在他的怀里,那个时候的他心中毫无波澜,甚至还能与她说话。而今,光是流出来的这些血就让他手足无措,没有了当初的那份淡然,他是真的放不下了!低头吻在了她的额头上,低声问道:“小乖,上天入地许我陪你吗?”调动全身的内力,缓缓输进顾风流体内,为她修补因激烈运动而破裂的筋脉。从那次治疗失败之后,顾风流体内的筋脉脆弱的如一层薄纸,稍微不注意都能让她命丧黄泉,更何况还被砍了三刀伤的那么重。他为什么没有跟在她身边?哪怕是远远的看着,也不会让她发生这种事情,该死!真该死!小乖,你要快点好起来!

模模糊糊中只听到耳边郎医师的声音传来:“小少爷此次受的都是些皮外伤,不妨事。只是······”每次听到这郎医师只是,顾髯的心就蓦然纠起。“只是在下观小少爷的脉象断断续续,实在不是好兆头,能撑到今日已实属不易,顾大人还是早作打算啊!”随后屋里一阵霹雳乓啷的声音,夹杂着二娘那个大嗓门,震的顾风流心口又是一阵疼痛。祖玉心呢?他在哪?怎么不在她身边?顾风流嘴角溢出的鲜血,又是让屋里人惊恐的叫喊出声,随即又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身体里的疼痛舒缓了好多,呓语道:“祖玉心······”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就这样浮浮沉沉不知睡了多久,久到她动一下身体头脑都嗡嗡发昏。“有······有人吗?”

第一次冲进来的就是顾十安,“主······主子!你醒了!”随后越来越多的人,涌了进来。看着一个两个痛哭流涕的模样,顾风流一阵蛋疼,不要跟来参加葬礼似的好吗?就差手里拿朵小菊花了啊喂!喝下零露喂过来的水,满头黑线的开口道:“你们哭什么?来参加葬礼吗?”不说还好,一说哭的更厉害了!零露一个眼神,让屋里来看她的丫头都吓的跑了出去。顾风流:“······”零露的眼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犀利了,连她都被吓的一颤。“零露,我睡了多久了?”

趁顾风流没注意,偷偷擦了眼泪道:“小少爷已经昏迷了十几天了······”

顾风流:“······”十几天?What?照这古代医学水平,竟然没被饿死?再次感叹,中医也挺牛x啊!“爹爹娘亲他们呢?怎么没看到他们?”

“小少爷昏迷这么多天,老爷夫人都没怎么合眼,陆陆续续都病倒了!不过如今小少爷醒了,老爷夫人很快就能好起来!”

顾风流:“······”她是神丹妙药吗?“扶我下去,我要去看看他们!”刚想起身,就被零露按了回去。“零露,我再不活动一下身体,肌肉就该萎缩了!懂啥叫萎缩不?”

零露眼神闪烁不定,但手下的力道却是没敢放松道:“奴婢知道,奴婢每天都有给小少爷按摩。小少爷,老爷吩咐三个月内不许你下床走动,不然就要罚奴婢十鞭另行发卖。小少爷您忍心害了零露吗?”

顾风流:“······”三个月不许下床,不如卖了算了吧?

醒来已经整整三天,可是却没一个人来看她!爹爹没有,娘亲没有,二娘二伯风雨没有,连祖玉心都不知道去了哪里,三天都没人来。除了采芷零露在她身边,24小时的看护她,不许她下床不许她出门。就算再是白痴,也感受到了一丝不同。虽然采芷零露说是爹爹娘亲都病倒还没好,怕传染给她。但是连二娘二伯风雨都不来,就很奇怪了!二娘不是最疼她的吗?趁采芷零露出去弄汤药,把顾十安喊了进来,问道:“十安,家中最近有何事?”

顾十安从进门就不敢抬头看她,只低头公事公办的答:“回主子,无事!”

“你该知道,如果骗我,十安,我不会原谅你!”顾风流的话让顾十安身子不明显的一颤,可最终还是坚定的回答:“十安······不敢欺骗主子!”

顾风流听到他的话,安心许多,遂跟十安闲聊起来:“这八年,你还好吗?有没有受苦?”

顾十安终是抬头看了一眼顾风流,八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惦念主子,记忆中的主子好像没有现在长的这样漂亮,可能是他想的太过刚硬了,主子比想象中俊美很多。“回主子,十安没有受苦!”

顾风流被他盯着看,有些发笑道:“你这么瞧我做什么?”

顾十安赶紧低下头道:“没什么,只是八年不见主子······想仔细看看!”顾风流叹口气,起身把十安拉了起来,道:“十安,你当我是救命恩人是主子还是朋友?”

“属下不敢,您既是属下的救命恩人也永远是属下的主子。”

顾风流把他按下坐在她的床边,平视他道:“十安,我当初救你回来,没有想把你训练成什么人,或是让你为我卖命。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十三年前,顾十安还不是顾十安,只是个任人欺负的小乞丐。他的父母在生下他的时候,就死了。要不是邻居老奶奶可怜他,把他抱回家中抚养,估计早就死了。在他八岁的时候,那个老奶奶也生病死了,他只好流浪街头当了乞丐。他不愿向别的乞丐一样去祈求施舍,只好忍着饿。实在饿急了,偷了一个馒头还被人追上,毒打了他一顿,就在他以为会死的时候,是顾风流救了他。他还记得当时的主子像个年画上的粉嫩娃娃,漂亮的让他移不开眼睛,直直的盯着顾风流。他不嫌弃的把他拉起来,给他拍去身上的灰尘,还皱着小眉头为他打抱不平。他跟着顾风流回了顾府,不仅给他看伤,还给他饭吃,甚至听说十安也是那个漂亮的小娃娃给他起的。从来没有觉得哪一刻感到幸福,那一刻他只觉得满腔的兴奋与开心,他有名字也有姓,他不再是街头受人欺负的乞丐,他也不用担心吃不饱晚上还要受冻。那时候顾风流问他以后想做什么,他的回答是什么?

编辑: 清枫学长
QQ空间 微博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中国矿山安全网 -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京ICP备08102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