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angShan NEWS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焦点 > 文章

芳芳的幸福生活18集 一个女记者的开放人生

2020-04-05 18:38 来源:网络整理

  

秋天的漠城边境上,满是荒凉,之前繁荣的景象一去不返,到处是战乱留下的痕迹,连天边上的大雁都已是毫无留恋,向南飞去。子夜坐在高头大马上,还隐隐约约听见在四面八方传来的悲声和号角声,自古以来,战争带给百姓的不是繁荣、幸福,而是妻离子散、丧父失子的悲苦,正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在这重重叠叠的山峰里,不远处的漠城像是一座孤城一样,伫立在那里,远处的硝烟直上云霄,而这里落日斜照,大门紧闭。

这一切都看在了子夜的眼里,这一路上,那流离失所的百姓、失去父母的孤儿,独自远行的老人,无一不让子夜和一众将士泪目。

“哒、哒”的马蹄声在着萧肃的空间中一声接着一声的响着,突然,一个衣着褴褛的乞儿朝着子夜跑了过来。

“警戒!”南宫珩立马拉住战马喊道。

只见那乞儿不过七八岁左右,跪在大军面前不停的磕头,“军爷,军爷,求求您,请捎带我们一程吧!让我们随您进城!求求您了!”

子夜连忙下马,向前走去,搀起那名乞儿,发现这名乞儿,脸色蜡黄,一看就是长时间的营养不良,子夜搀扶他的胳膊,细的就如柴火棍似的。

“小弟弟,怎么回事?”

“这位大人,求求您!捎带我们一程吧!我们是从远处逃难过来的难民,本想进城讨口吃的,可谁知被拒之门外,求求您了,我奶奶、奶奶快不行了,求您带我们进去吧!求求您了!”说罢!乞儿又要跪下磕头,子夜连忙拉住了他。

“你奶奶在哪?带我去看看!”

“我奶奶他们在那个小山坡后面。”乞儿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小山丘。

“少爷,不可!虽然此处已离漠城不远,但是也不得不防啊!”南宫珩连忙阻拦道。

“没事!走吧!”子夜和乞儿向山丘出走去,在之前子夜已经收到了月牙反馈来的信息,没有危险。

子夜走过山丘,发现在山丘下有着十几个人,不过都是些老弱病残,那些人一看见子夜等一干士兵,纷纷吓得赶紧找东西躲藏起来。

乞儿连忙喊道:“不要害怕!这位大人说要带我们进城去,他们是北冥军。”

众人一听是“北冥军”立马喜极而泣的从大石头后面走了出来,纷纷跪在子夜面前。

子夜还很诧异,自己还没有说过自己是北冥军啊!这乞儿又怎会知道?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是北冥军?”

“因为我认得你们的旗帜,奶奶和我说,北冥军是天底下最骁勇善战的勇士了,而且,遇见事情,只要碰见北冥军,都会帮助我们的!等我长大了,也要成为北冥军的一员!”小乞儿一字一句的仰着头,露出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对着子夜说道。

子夜不禁感叹,原来爷爷和父亲带的北冥军,竟然如此有威望,怪不得皇帝老儿,迫不及待的想要除掉我呢!

“大家都快起来吧!一会我们带你们进城!”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你奶奶呢?”

“回大人,我叫小豆子!我奶奶在那呢!”小豆子将手指向那边的一棵大树后面。

子夜走过去一看,一位骨瘦如柴的老人躺在一张破烂的草席上,两眼紧闭,脸色青白,双唇也呈现干裂状态。

子夜摸了摸老人的脉,发现脉搏极为微弱,怕是命不久矣!

“大人!我奶奶她怎么样了?”小豆子紧张的看着子夜。

看着小豆子那清澈的眼神,子夜想起了年幼的自己,也是那么看着冥歌。

“放心好了!你奶奶很快就会好的!”子夜出声安慰道他。

虽然老人已经病入膏肓了,但是在子夜手里,没有在阎王那里夺不回来的人。

子夜将一滴稀释过的生命之水滴入老者的嘴里,对于这位老人此时的身体状况来说,一滴就足以让她恢复如初!

不一会,老者的面色就呈现了红润状态,眼睛也缓缓的睁了开来,打量着在自己眼前出现的这帮陌生人。

“奶奶!奶奶!你真的醒了!大人果然没骗我!”小豆子高兴的抱着奶奶喊道。

“这是怎么回事?”老人疑惑的问道。

小豆子赶紧将之前发生的一切,告诉奶奶。

“多谢大人救老身的性命!”老人想要起身表示感谢,子夜连忙安抚了下来。

“咕~咕”一阵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小豆子捂着肚子不好意思的看着子夜。

“邓齐,去拿些口粮来分给这些难民!”

“是!”邓齐和一众将士将食物分给所有的难民,那些难民捧着那些食物,连连叩头感谢子夜。

“大家快快请起!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大家快吃吧!”

“唔!真好吃!”难民们纷纷大口的咬着食物,子夜和南宫等人看着,心里无不难受,这就是战争!

一旁的小豆子,也拿着水和食物和奶奶吃着,子夜也在旁边,打探了一些周边的战况,对漠城附近有了一些了解,原来,小豆子他们是离漠城不远的小城中迁来的,因为打仗,很多人都流离失所,无家可归,青壮年都被拉着充了军,剩下的老弱妇孺,只好搬家,那些年轻一点的走的快些,只剩下小豆子这帮老弱病残落在后面。

“对了!小豆子,为什么你们要进城,守卫不让你们进去?”

小豆子一听到这,立马脸气得鼓鼓的,“他们非说我们是敌军派来的奸细!不让我们进城!”

子夜等人打量着周围的难民,什么奸细么!这分明就是一群老弱妇孺!

“这里的守城之将是谁?”子夜冷声问到。

“回将军,是司马家的司马傲!”

“司马傲?”子夜眉头一皱!

南宫珩解释道:“这司马傲本是司马家族的长子,因前些年督建的水利大坝中偷工减料,致使大坝不倒半年坍塌数次,导致下游百姓死伤数万,因他姐姐是皇上身边的宠妃,才得以法外开恩,饶他一命,罚他驻守边城。”

子夜一听,不禁感到十分愤怒!数万人的性命,就可以这样一笔带过?!这皇帝老儿可真是要做到头了!

“走!我倒是要看看,这司马傲是如何治理边城的!”

子夜一行人,浩浩当当的来到了漠城的城门口。

守门将士发现自己眼前竟然出现一支队伍和十几个平民,赶忙上前问到,“你们是何人?”

子夜看着这守城的将士们,竟然一个个无精打采,自己等人走到城门前才发现,就这样守卫城池的?

“大胆!见到将军还不下跪!”南宫珩大喝道!

“不、不知大人是哪位将军?”守门士兵忙跪下问到。

“我家大人乃是北冥少将军是也!还不速速通报!”

“北冥军?竟是北冥军?快!快去禀告大人!”守门士兵慌忙爬起赶紧向城中跑去!

不一会,一位身穿战甲的壮汉走了出来!单膝跪地,“末将杨过恭迎北冥少将军的到来!”

“好!起来吧!”

“谢将军!”

子夜仔细打量着杨过,只见他面容刚毅,双眼有神,五官分明,一看就是个刚正不阿的汉子。

“为什么城门紧闭,不让难民进入?”

“禀将军,是城主下的命令。”

“司马傲是吧?带我去见他!”

子夜的和北冥军,浩浩荡荡的进了城,发现城中并不像外面那样看起来那么荒凉。虽然时值战乱,但是城内还算是一片祥和。这司马傲,治理的也算可以,子夜边走边想。

一个拐角,就看见了一座气势辉煌的城主府!子夜打量着城主府的构造,竟然该比的上皇帝老儿的行宫了,如此奢华,这一小小的漠城,该是搜刮多少民脂民膏?!

子夜对之前司马傲的改观又是一黑!走了几道长廊,终于来到了大厅,子夜坐在大厅上,闭目养神。

不一会,就走来一个似管家模样的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还没进门,就赶紧下跪喊道:“不知将军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赎罪!”

子夜睁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管家,幽幽问到:“你们城主呢?”

“额!哦!我们城主最近偶感风寒,卧床不起,还请将军莫要怪罪!”管家擦着额头上的汗说道。

“哦?是么?我这带有随行医师,可为之诊断。”子夜轻抚这月牙身上柔软的毛慢悠悠的问道。

“不!不麻烦将军了!将军远道而来,一路舟车劳顿,免不了体乏心累,不如在下带将军去城中乐呵乐呵,以解困乏?”管家面色紧张,双手紧握。

子夜听完,冷笑一声,呵呵!这就是在打仗的态度么?子夜看了南宫珩一眼。

“放肆!竟然如此对待将军,还不快快将你们城主找来!”南宫珩拔出佩剑指向管家。

“不!不!请将军饶了小的一命吧!小的错了,小的真的不知道城主去哪了?”

“你说什么!”

“将军,我们城主在不久前就跑了,在跑之前还大肆搜刮财物,现在这城主府就只剩下我和几位仆人了!”管家跪在地上连连喊道。

“竟然跑了?”子夜没想到,这司马傲竟然扔下一城池人民,卷款逃跑。

“城主临走的时候,还嘱咐我说,不许对外声张,不然就杀了我全家,小的只好对外宣称,城主病了。”

“那为何,不让外边的灾民进城?还说他们是奸细?”

“禀将军,不是小的不让他们进城,实在是将军您有所不知,是前些日子城中爆发了瘟疫,只好将已经在城内的灾民移置城西,将城门关闭,为了不让民众恐慌,才让他们说是以防奸细进城的。”管家苦涩的说道。

子夜听后,也不得不赞同,这种做法,但是也不能把民众拒之门外。

“报!”

“将军,城东方向突然来了大批灾民,叫嚷着要进城,该如何处置?”

“走!带我去看看!”

编辑: 清枫学长
QQ空间 微博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中国矿山安全网 -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京ICP备08102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