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angShan NEWS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生活 > 文章

挺进去蕊挺进去|学长能不能憋尿

2020-08-15 14:00 来源:网络整理

  

 “他应该也是去吃饭了,或者是在补觉。这家伙听了一夜的墙根,说不定这会也累瘫了吧。”我装作无意的哈哈笑了几声,又跟梅香道:“别管他了,他肯定另外开了个房间休息,我们先去吃饭,吃完饭再来找他。”

 

 文学

 

我拉着梅香便走,她虽然还回头看了几眼,却也还是顺从的被我带出了旅馆。

 

 

梅香到底是新瓜初破,路上走的有些别扭,不时也会疼得皱眉。我便体贴的轻声细语与她说话,又点了一桌好吃的菜给她补身子,在我的刻意安抚下,她也对我温柔浅笑,差一点让我以为她真的转了性,直到这顿饭快结束时,她无意识的说的一句话,才让我的心又沉了下来。

 

 

“晚点我们就去镇府里把事情办了,这样我们还能赶晚班的汽车回村子里去。”

 

 

“哎。”我虽然很是痛快的点头答应了下来,但心里的疙瘩却还是种下了。

 

 

女人,不是得了她的身子,就能得到她的心。梅香是这样,我在以后的日子里,遇到的形形色色的女人,也都是这样。

 

 

吃完饭,我与梅香挽着手回了旅馆。

 

 

在前台问了徐浩的房间号,梅香刚要过去,我抱着肚子道:“不行,我中午有点吃多了肚子疼,要不你先过去找徐浩,我去方便一下,等会就过去找你们。”

 

 

梅香正有满肚子的话想质问徐浩,听了我的话,也是正中下怀,等我走后,她便加快了脚步,往徐浩的房间走去。

 

 

徐浩新开的房间是206号房,与我们之前的房间并不在同一楼层。梅香走到房间门口,正要伸手去敲,却意外的听到房间里面传来异样的响动。

 

 

“啊……啊!快,再快些,我要来了,快啊!”

 

 

“你个贱人,死吧,你给我去死吧!”

 

 

有女人的娇喘声,还有男人兴奋的叫声。

 

 

梅香当场便楞在了外面。

 

 

不等她反应过来,身后“蹬蹬蹬”的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三个满脸凶神恶煞的男人大步走了过来。

 

 

“艹他妈的,连我的女人都敢玩!是这房间吧,干!”

 

 

粗口声中,一人抬起便是一脚。“砰”的一声,旅馆年久失修的房门应声而开!

 

 

几声惊慌失措的尖叫,房间内两条肉虫迅速分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抱着被子大声哭泣,而一个男的则正满脸惊恐的往后面躲,他面白如玉,帅气的面容上这会却只剩下了惊恐和慌乱,正是徐浩无疑!

 

 

“这个女人在外面望风,肯定也是这男人一伙的,把她也带进去!”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低骂一声,拉着梅香就往里面扯,可怜梅香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已经被带进了房间里面,随后房门“砰”的一声再次合拢!

看到梅香也被抓进房间,躲在暗中的我,这才冷然一笑,走了出来。

 

 

刚才那三个男人中,其中一人正是赵飞,这一切自然都是我们之前设下的陷阱,运气好的是,猎物成功落入陷阱之中。

 

 

“那个小白脸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稍稍一勾搭,他就迫不及待的上钩了,那妓女浓妆艳抹的样子丑死了,亏他下得去嘴。”一个有些轻蔑的讥嘲声在我耳旁响起,声音婉转如银铃,偏偏说的话却是有些不堪入耳。

 

 

这都是赵飞之前就定下的计策,我们给徐浩玩仙人跳,先让他跳进来,再好好的治他。关键是要把徐浩和梅香的关系彻底搞僵,让梅香陷入孤立无援之境,这样才好让我出面哄她去把房子给卖了。

 

 

就像罗筱说的,那个妓女浓妆艳抹也不漂亮,原本我们的打算,是先让妓女试试,如果妓女不行,到时候再换罗筱亲自出马。

 

 

当然,如果罗筱出马,效果要差上一些,毕竟也不能真让她跟徐浩上床,没有捉奸在床,给梅香带去的冲击力自然也会弱上一些。

 

 

还好,赵飞受了我一晚上的刺激,早就憋红了眼,那妓女稍稍一勾搭,他便立马上钩。

 

 

“你们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罗筱淡淡的笑,妩媚而风情。

 

 

我侧头看了眼身旁的女人,闻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昨晚才刚刚经历过女人的我非但没有觉得乏味,反而觉得对方越发的吸引我,尤其是对方那随着呼吸起伏的酥胸,更是让我有些忍不住的吞了口口水。

 

 

罗筱这个女人,还真是会打扮。这么多年过去,我还是对她无法忘情。

 

 

可惜,为什么她偏偏是赵飞的女人?如果不是的话……

 

 

我有些想入非非,但以女人的敏感,罗筱显然察觉到我在偷看她的胸部。

 

 

她横了我一眼,罗筱的颜值虽不能说是顶尖的那种,但这个女人有风韵,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女人的妩媚感,这个似乎是与生俱来。至少在我初中时,她便已是这样,也是因为这,我才暗恋了她足足三年时间,更是不知道多少次的,在午夜梦回时,与她在梦里发生关系。

 

 

“看够了没有,昨天晚上那骚女人还不够你折腾的?”她淡淡一笑,带着她特有的风情勾了我一眼。

 

 

我有些受宠若惊,罗筱从来没有用这种眼神看过我,她对待我的态度从来都是直来直去,有时候甚至还会恶语相向。

 

 

“她怎么能跟你比。”我声音有些发虚,但听了这话罗筱却显得很高兴:“算你识相,对了,我和赵飞这么帮你,我们的那份你可别忘了。”

 

 

难怪她会对我多看几眼,原来还是为了钱。我心中有些发酸,不过还是勉强笑了笑:“哪能呢,我罗志不是过河拆桥的人,放心好了。”

 

 

说了这话,房间里面突然传来尖叫打闹声,我与罗筱对视一眼,有些按捺不住好奇,偷偷的走近了些去听。

 

 

房间里,传来赵飞叫嚣的声音:“你他妈的敢玩我女人!今天这事你说怎么办?”

 

 

徐浩带着哭腔:“几位大哥,是她勾引的我,我真不知道,我……”

 

 

“去你妈的!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当我们好骗是吧,我的女人会勾引你,你他妈的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

 

 

赵飞暴怒大骂,接着便是拳打脚踢和徐浩的求饶声。

 

 

告一段落后,赵飞再问:“你说吧,现在你想怎么办!”

 

 

徐浩被打怕了,哭道:“赔钱,我赔钱。”

 

 

房间里安静了一小会,随后赵飞的声音变得急切了起来:“赔钱的话,你能给我多少,要不你拿八万块过来!”

 

 

“我哪有那么多钱。”

 

 

“那少点也行,六万,六万你总有吧?!”赵飞开始不耐烦了,在门口偷听的我,却是有些心底发寒。

 

 

听赵飞这般急切,要是徐浩当真拿出六万块来,赵飞会不会转手就把我给卖了?反正又不是他说的要卖房子给黄彪,他只要能拿到三万块给黄彪,那混子头怕也不会太为难他,到时候,他和罗筱就还存下来三万块钱。说不定,为了这三万块钱,他还会倒打一耙,唆使徐浩和梅香快点把我的房子随便卖了,好给他拿钱抵账。

 

 

要是以前,我断断不会这样去想别人。我总是会把人往好里想,觉得这世上的人都是和善的,但是经历过梅香的这些事后,我的思维模式也开始随之改变,我开始站在自己的利益角度,来思考人心善恶。

 

 

还好,我这最坏的想法没有成真,不过这还要多亏了徐浩的猪脑子。

 

 

看不清形势的徐浩,还打算在那讨价还价:“六万块我是肯定没有的,几位大哥,你们评评理,就她这种货色值这么多钱吗?要不少点,我咬咬牙拿个一万给你们?要是可以,我回头就去取。”

 

 

如果是普通的仙人跳,一万块都是赚大了。可惜徐浩错估了形势,赵飞也怕夜长梦多,见拿不到更多好处,当场便翻脸继续按照剧本来演。

 

 

“艹你妈的,当我们是要饭的啊!她是我的女人,你他妈还敢嫌她丑?我艹你大爷!”赵飞的声音满含愤怒,似乎又踹了徐浩几脚,然后猛地做了什么事,就听得梅香陡然一声尖叫,随后又给捂住了嘴巴。

 

 

“叫你妈啊叫!再叫信不信我让人强干了你!”赵飞怒骂了梅香一声,又对徐浩道:“小白脸,你既然拿不出钱,那行,我们换个法子玩。”

 

 

“啊!你把刀拿出来干嘛,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刀子。”

 

 

“现在知道怕了?你玩我女人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怕。艹你妈的,你给我听好了,我他妈给你两个选择,这是你的女人对不对?”

 

 

徐浩不说话了,但很快他又被人打了几下,不得不带着哭腔道:“是,她是我女人。”

 

 

赵飞说:“是你的女人就好办了,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让我捅你一刀,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我也算报了仇。要么你的女人也给我们哥三玩玩,你说怎么样?”

赵飞的条件一出口,徐浩当场又缩卵了,低着头不说话。

 

 

没人会不怕刀子,更何况徐浩这种娇生惯养的小白脸。

 

 

赵飞却不放过他,他似乎走近了徐浩旁边,然后做了什么事,徐浩被吓得当场大叫起来:“不要,你不要捅我,求求你不要捅我,我不想死——”

 

 

在赵飞的威逼下,徐浩彻底崩溃了,带着长长的哭腔。

 

 

赵飞却继续紧逼他:“你不想要刀子,那就是不要你的女人喽,我数三声,你让你女人乖乖的脱衣服给我们玩,要不然下一次我真捅你!”

 

 

“三。”

 

 

“二!”

 

 

“看来你他妈的是要找死!”

 

 

“不要,不要啊!梅香,梅香算我求求你了,你不是爱我吗,你不是愿意帮我做任何事吗,反正你给骡子那笨蛋也是玩,干脆你就再帮帮我……我不想死啊!”

 

 

“哈哈哈,还等什么,兄弟们给我上!”

 

 

赵飞大笑一声,接下来,房间里便传来梅香的挣扎怒骂声,甚至我还听到了衣服被撕裂的声音。

 

 

我心中一紧,梅香到底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我还很是喜欢过她一段时间,赵飞他们该不会假戏真做,要把梅香给真的上了吧?毕竟赵飞带来的那两个陌生男人看着也都凶神恶煞的,我还真没把握他们是否会精虫上脑,把梅香真的给硬上了。

 

 

所谓关心则乱,就在我开始胡思乱想时,赵飞的声音及时的响了起来,救了梅香也把我从莫名的忐忑中解脱出来。

 

 

“姑娘,你叫梅香是吧,我看你也是个烈性子的贞洁烈女,我们兄弟只求出这口恶气,倒也没想着真的难为你。你让我们放了你也行,这样,你去踢他一脚,这个小白脸勾引我老婆,你踢得他越狠,我解了气,就当场放你走怎么样。”

 

 

里面安静了一小会,就在我想要再凑近些听时,陡然间,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

 

 

“啊——”

 

 

这是徐浩的叫声,声音凄厉至极,间中还夹杂着梅香的破口大骂:“你这个王八蛋,无耻下流!在你眼里,我难道就是个婊子吗,我踢死你,我踢死你啊!”

 

 

梅香的声音中透着刻骨的恨意,便是房间外的我听了,都忍不住有些毛骨悚然。

 

 

这可不是我们剧本上的一段,谁也没想到梅香会突然发疯。站在门外的我与罗筱对视了一眼,我那时肯定是面色煞白,罗筱却是眼神勾人的一笑,凑到我耳旁,轻声道:“你的女人有够凶的,下会你也小心着些,别把你的驴蛋子给踢碎了才好。”

 

 

罗筱嘴里说着粗话,她此时笑容妩媚,偏偏在我看来,却是如同蛇蝎,想到不久前还被我搂在怀里的女人,现在正在疯狂的乱踹徐浩的裤裆,我仿佛也感同身受,浑身都在发凉。

 

 

毕竟,那女人的第一次,可是被我给阴了去。要是她当真发了狂,会不会连我也……

 

 

我不敢想下去了,而且也容不得我多想。房间里的赵飞他们已经准备出来,听到脚步声响起,我和罗筱忙退后了几步回到了角落里。

 

 

房门打开,赵飞他们快步走了出来,经过我身旁时,他还不忘压低声音交代道:“别出了人命,要不然我们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他推了我一下,我心领神会,忙跌跌撞撞的朝房间里跑了过去。

 

 

房间里,全身光溜溜的赵飞捂着下面在地上哀嚎滚动,梅香则身上衣服都被撕裂开来,披头散发的跪在地上,整个人痴痴傻傻的跪在那里,眼神也已经没有了丝毫焦距。

 

 

我装着气喘吁吁的样子快步跑了进去,二话不说先脱衣服把梅香春光大泄的身子给包住,然后才紧紧的抱住了她,焦急道:“梅香,你怎么了梅香,你说句话呀,你别不说话,怎么会搞成这样。”

 

 

“你怎么才来,你怎么才来。”梅香呢喃着念叨了两句,整个人都仿佛魔怔了。

 

 

“我刚才拉肚子,刚才那些出去的王八蛋是谁?艹他妈的,我去废了他们!”

 

 

“不要!你不要去!”梅香突然尖叫一声,一把紧紧的抱住了我:“他们人多势众,我们斗不过他们的,你不要去啊!呜呜,我好怕,我刚才真的好怕!”

 

 

梅香终于是在我的怀里大哭起来,她还能哭,说明精神没问题。

 

 

我松了口气,这个女人虽然恶毒,但毕竟我曾经想跟她就这样过一辈子的,到了这会,我还是忍不住心头怜惜她。又想到她的第一次也是被我夺去的,心里就更是软了些,紧紧的抱住梅香,脑子里也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梅香现在无疑是恨极了徐浩,如果她以后真的就和我一个人好,我要不要重新接纳她?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现在这会却根本不是深思的时候。一旁的徐浩惨叫声变得更大了些,我也怕当真出了人命,忙急匆匆的站了起来,问梅香道:“徐浩他怎么回事?他怎么还光着身子。”

 

 

梅香怨毒的看了徐浩一眼,却流着泪说不出话来。我也没想着她能跟我说清楚,冲过去把被单往徐浩身上一卷,抱起他就走:“你快跟我一起走,我们先把他送医院去再说。”

 

 

我当先跑了出去,等了一会,梅香才穿着我的外套,急急忙忙的走了出来。我松了口气,梅香没真被刺激的想要鱼死网破就好。

 

 

镇子上的医院离我们住的旅馆倒是蛮近,我抱着徐浩一路狂奔,转过几条街道便找到了医院所在。

 

 

刚好是在医生午休的间隙,还好急救室里有医生坐班。

 

 

我把徐浩放在急诊室的病床上,徐浩这会也没那么痛了,有些缓过气来,脸色煞白的朝我感激的笑笑,又一脸狰狞的扭头看向梅香。

 

 

梅香下意识的就往后面躲,我生怕徐浩当场把梅香和他之间的丑事都说出来,要是事情真的穿帮,接下来的戏还怎么演的下去。于是忙抬头看向医生道:“快帮他看看,他下面不小心伤到了,医生帮他看看有没有事。”

编辑: 清枫学长
QQ空间 微博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中国矿山安全网 -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京ICP备08102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