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angShan NEWS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生活 > 文章

吸密汁辣文护士/欠揍红肿臀肉乱颤巴掌错了

2020-08-01 12:51 来源:网络整理

  

 “真是的,又喝这么多酒。”陈翔打了个哈哈,笑着走过去想要把赵涵扶起来。

 

然而却被几个保镖给挡住了路。

 

陈翔没几个人壮,但脑子却是十分的灵活,他转头看向徐导,然后佯装是发现新大陆一样,顿时瞪大了双眼:“呦,这不是徐导吗?”

 

陈翔掏出手机,连忙转身向徐导走去:“呵呵,我真是幸运,竟然在这里遇到徐导了,徐导能不能跟我合张影?”

 

徐导本来有些诧异,可突然间心里升起一股无名之火,无比愤怒。

 

这小子明明是疑问句,可还没等自己回答,他却凑到自己身边,直接来了个自拍,还摆出一个胜利的手势。

 

可这时候徐导偏偏又不能发火,因为有照片在人家手上,一旦被传到网上……

 

 文学

陈翔表现的像个得了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高兴的对包间里的其他人摇了摇手机:“太好了,我跟徐导合影了,这都够我吹一年牛逼的了。”

 

“……”众人都一脸沉默。

 

随后陈翔指着赵涵说:“徐导,这只是巧合,刚好我来找我姐,没想到我姐竟然跟徐导这样的大人物在一起,怎么?我姐没惹徐导您不高兴吧?”

 

徐导很愤怒,但却又不能表现出来,于是很尴尬的摇了摇头,皮笑肉不笑的说:“呵呵,没有,都是朋友就随便喝点酒,你姐喝多了,你看需不需要……”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说着陈翔再次走向赵涵,这次那几名保镖没拦着,于是陈翔便扶起赵涵向外走,走的时候,还一个劲的向徐导点头哈腰:“徐导,我是你的粉丝,今天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

 

等走出包间后,老金连忙凑过来帮着陈翔搀扶赵涵。

 

俩人一起把赵涵扶进办公室,同时老金还对陈翔竖了竖大拇指:“可以啊兄弟,没想到你还这么机灵。”

 

说到底陈翔还年轻,遇到这种事,尤其那么多一看就很壮的保镖,他心不虚才怪呢,所以,把并不沉重的赵涵搀扶回办公室后,陈翔已经出了一身汗。

 

陈翔对老金说:“没事了,你先走吧,我看着她就行。”

 

老金知道赵涵跟陈翔是同学,也没想其它的,于是点了点头就下班了。

 

二百来斤的老金,骑着他的破电摩回到自家楼下的时候,发现一辆路虎停在门口。

 

于是老金就骑着电摩从自家门前经过,躲到不远处的胡同里开始抽烟,目光不时看向五楼亮灯的房间。

 

也不知抽了多少烟,灯灭了,楼道里的灯亮了,然后路虎开走了。

 

老金这才扔掉最后一根烟的烟屁股,骑着电摩重新下班回家。

 

这一幕陈翔没看见,如果看见了,或许就知道老金为什么说回去早了闹心了。

 

而这时的陈翔却也有点犯难。

 

赵涵吐了很多。

 

吐了自己一身,也吐了他一身。

 

他用纸巾帮赵涵跟他自己擦拭了很久,纸巾都攒了一纸篓,可那股令人恶心的味道却挥之不去。

 

偏偏赵涵还醉的一塌糊涂。

 

怎么办?

 

ktv里有洗澡间,可那是公众浴室。

 

不想让别人知道的陈翔有点为难,没办法,他掏出手机在网上订了附近宾馆的一个房间,然后等到晚上ktv的人少一些的时候,偷偷搀扶着赵涵就去了那个宾馆。

 

赵涵虽然不重,可是陈翔搀扶她一路,还是累的够呛,在前台出示手机购买信息拿房卡的时候,前台小姐姐还警告道:“别整乌七八糟的事情啊,我们宾馆都是有监控的。”

 

陈翔再三向她保证:“这真是我女朋友,喝多了而已。”

 

他们上楼的时候,前台小姐姐猛的用手扇风,嘴里嘟囔着:“臭死了!”

 

确实很臭,所以,即便陈翔挺累的,进房之后,还是第一时间就把赵涵请进了卫生间。

 

拿起雨洒,调好水温,陈翔连衣服都没脱,也没给赵涵脱,直接就对着两人使劲的冲洗起来。

 

随着一层朦胧的水雾升起,他们俩个很快都被清水打湿,尤其赵涵,那洁白的衬衣死死的贴在身上,有浮起的褶皱衬托,把其它部分映照的更像是贴在身上的一层薄膜。

 

她那玲珑曼妙的身材,更是让陈翔忍不住大咽口水。

 

他有点迫不及待的把她全身都淋湿,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陈翔的手都是颤抖的。

 

在冲洗了一遍后,他开始给她脱衣服。

 

陈翔觉得,就跟看电影一样,往往那种千篇一律的浮动会让人产生审美疲劳,而脱衣服的环节反而变的令人心跳加速,因为这玩意会令人感到期待。

 

就像吃包子,你一口咬下去的时候,最想看的是它里面包的究竟是什么馅。

 

被水淋湿的衬衣,重了好几倍,被陈翔扔在地上时,都发出的一声。

 

光滑白皙的身体看上去十分柔软,当然,更柔软的是她胸前的饱满。

 

陈翔等不及帮她褪去下身的衣物,一双手就抓了过去。

 

他在她身后,让她靠在自己胸膛上,一双手从她腋下伸过,任意的揉捏着那对令他痴迷的至宝。

 

那种触感……跟苏眉的还有些不同,赵涵的更加紧致有弹性,而且上面的某个点,更小,像一颗红豆一般。

 

呕吐过后那种恶心的味道,现在完全没有了,反而是一股无法言喻的香艳充斥了陈翔的大脑,他把脑袋也从她的腋下伸过,然后一口含住了那里。

 

“嗯……!”虽然赵涵喝醉了,可身体上被刺激还是感受的到的,尤其这一刻,更是让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发出一声轻吟。

 

陈翔似乎忘记她大姨妈还在,腾出来的一只手就向下滑去,穿过她平坦的小腹时,陈翔不由的感到一阵眩晕。

 

这是他曾经无数次梦寐以求的女神,也是他无数个夜晚慰藉自己时幻想的对象,没想到她的小腹竟然真的这么平坦,而且……而且她那里也马上就要被自己摸到了

陈翔忘了赵涵还在生理期,所以,当他的手终于梦寐以求的探入那里时,却突然如遭电击一样。

 

留恋不舍,又不得不慢慢收回。

 

这时的陈翔才发现,自己的呼吸竟然已经变的这么急促,他大口的喘息。

 

该死的,这种机会又不是天天有,好不容易出现一次,还赶上这两天,真是……

 

陈翔十分抓狂。

 

正如歌词里唱的,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

 

看着赵涵那诱人的身材,陈翔也只能干巴巴的咽口水。

 

拿起雨洒继续给赵涵清洗身子,他给她打沐浴露,然后认真的一点一点的给她揉搓,洗的无比细致。

 

浴室里的灯光明亮,这一刻,陈翔比任何人都了解赵涵的身体,包括赵涵自己。

 

她性感的锁骨挺翘的饱满纤细的腰肢平坦的小腹一双白嫩紧致又笔直的大长腿,还有……那珠玉一般泛着光泽的的脚趾,无一不是美的令人怦然心动。

 

帮赵涵洗好澡后,用浴巾包裹住她的身体,把她抱到床上,然后特意倒了一杯水放在赵涵的床头。

 

陈翔发誓,他甚至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上心过。

 

坐在床边认真观察赵涵。

 

不光是身材,就连她的脸蛋都是美的令人窒息。

 

那长长的睫毛就像假的一样,还有微张的嘴唇色泽鲜艳,rou嘟嘟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含在嘴里。

 

陈翔看着这副美好,总觉得有些遗憾,于是他伸手把赵涵的浴袍又解开了。

 

他感觉自己下面都要爆开了。

 

于是,拿起赵涵的小手,让她握住自己那里,来回来回……

 

赵涵的小手柔若无骨,包住陈翔那里的时候,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服。

 

然后他一边摸着她的饱满,一边不时亲吻她的嘴唇,然后终于忍不住的时候,全部洒在了赵涵的脸上。

 

看着自己那些晶莹慢慢低垂至赵涵那弧度优美的嘴角,陈翔激动的不要不要的。

 

释放出来后,陈翔轻松了很多,他给赵涵清理干净,然后回ktv给她拿了一套工装摆在床头,接着就又回ktv了。

 

这样做主要是,省的赵涵醒来的时候俩人都尴尬。

 

天亮的时候,老金来接陈翔的班,陈翔发现老金精神不太好,有些萎靡,于是顺着问了一句:“没睡好啊?”

 

老金笑道:“做了一宿的梦,没事,你快回去休息吧。”

 

陈翔也没太在意,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刚刚走出ktv,他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就是那个叫安安的旗袍女郎,只见她穿了一件很普通的t恤,下身是紧绷的牛仔裤,怎么看都像是地摊货。

 

当然,陈翔身上的衣服,除了工服以外也是地摊货。

 

陈翔看见她的时候,她正路过肯德基,眼睛不时透过门窗往里瞅,但最后她还是在旁边的包子摊买了一笼包子,跟两杯豆浆。

 

老金说过,在这里做陪酒陪唱的那些女人挣钱可不少呢,那她怎么有种想吃肯德基又舍不得的样子?

 

陈翔愈发觉得奇怪,于是不自觉的就跟了过去。

 

陈翔跟着安安穿过一条条他也叫不上名字来的小巷子,最后来到一处平房区。

 

这里的房屋都很破旧,虽然是城中村,但一看就是那种面积小,隐蔽性强,没有什么开发价值的地方。

 

在一处院落停住脚步,推开漆皮脱落十分严重的大铁门,安安走了进去。

 

陈翔也悄悄跟了过去。

 

“妈,我回来了。”安安进了院子,语气轻快的叫了一声。

 

这是她家?陈翔愣了一下。

 

真没想到,衣着那么光鲜的一个美女,竟然住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陈翔偷偷往里探了一下头,然后就看到令他吃惊的一幕。

 

一名看上去有五六十岁的中年妇女,在屋门前的一张轮椅上坐着,见到安安的时候,就咧开嘴笑,哈喇子也顺着嘴角淌了下来。

 

安安在她妈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就进屋又推出来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看上去比安安还要小一些的女孩。

 

女孩的模样跟安安很像,也很漂亮,只是……神情呆滞。

 

安安把买的包子打开放在院子里的方桌上,递给她妈一个,她妈就猛的抢了过去,狼吞虎咽的开始吃。

 

安安笑着帮她擦了擦嘴角,然后又拿出另一个,撕下一块,塞进神情呆滞小女孩的嘴里。

 

喂她们吃完饭,安安进屋把一堆衣服抱出来,扔进院子里的大盆中,然后开始洗衣服。

 

洗着洗着,她面前就出现了一双脚。

 

安安吃惊的抬头,看见神情严峻的陈翔。

 

陈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进来,只是……或许他只是想来给她道声歉。

 

“对不起!”陈翔说。

 

安安惊讶的问::“干嘛?”

 

然后似乎想起另一件事:“咦,你怎么知道我家住这?”

 

“你爸呢?”陈翔没回答安安,而是问了一个他的疑惑。

 

安安脸上的表情僵化,随后低头继续洗衣服:“死了。”

 

她说的很自然,就像在说一间报纸上的花边新闻,与自己毫无关系一样。

 

“我能帮你什么?”陈翔问。

 

安安昂起脸的时候,眼神里突然出现了一丝嘲讽:“你一个刚毕业的小屁孩能帮我什么?要不你帮我洗衣服?”

 

陈翔挠了挠头。

 

“我高考的时候,一场车祸带走了一家人。”安安突然语气平静的说:“因为我高考,所以逃过一劫,我爸当场就死了,我妹变成了植物人,我妈受不了这种刺激,就成先这样了。”

 

“所以,你才会去做陪酒女?”陈翔问。

 

安安把洗好的衣服晾上,甩了甩手道冷声问“那你以为呢?谁没事喜欢被那些肮脏的男人又抠又摸的?”

 

“……”陈翔哑然。

 

“不过,我也有自己的底线,不管是被摸哪里,反正我是不会跟他们做的。”安安说。

 

这时,安安她妈突然情绪激动的开始挥手,嘴里“咿咿呀呀”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安安说“我妈不喜欢你,你走吧。”

 

陈翔苦笑着摇了摇头,心中不知为什么泛起一丝苦涩。

 

他觉得自己现在确实帮不上什么忙,叹了口气转身就要走的时候。

 

“喂!”安安突然叫了他一声。

 

陈翔茫然回头,突然下面被一双柔软的小手使劲抓了一把。

 

顿时疼的陈翔弯腰捂住。

 

安安望着自己的“魔爪”冷笑道“上次拍我屁股,这次扯平了。

编辑: 清枫学长
QQ空间 微博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中国矿山安全网 -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京ICP备08102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