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angShan NEWS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生活 > 文章

快捅我快点 别停 继续&乖乖撅好扇肿视频

2020-05-15 21:03 来源:网络整理

  

 对于秦雪大热天都洗热水澡,我是很理解的,毕竟女人不像是男人,热天就洗冷水澡,她们一般都洗热水澡,这样对身体好。

 

 

雾气之中,一个雪白高挑的身子,站立其中,那曲线玲珑,没一丝赘肉,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腾腾的热气当中,秦雪的身子更加增添了一份神秘和性感。

 

 

我的脑袋一热,我再也忍不住了,在酒意的驱使之下,直接闯了进去。

浴室的门真的没锁,我一推就开了。

 

 

原本微闭着眼睛的秦雪,一下睁开了眼睛,惊恐地看着我,她大概没想到我怎么忽然冲了进来。

 

 

我知道女人在这种情况之下,一般会发出尖叫,我意识到自己太冒险了,要是秦雪忽然尖叫,周一山醒来,发现我的行为,那事情就不好说了。

 

 

我连忙冲了过去,一只手抱住了她的腰,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将其顶在浴室的墙壁之上。

 

 

这么一来,我们两人就亲密接触了,我的身子,甚至还压在她胸前那完美之处,将其都压得变形了。

 

 

我脑子里面的血一下就沸腾了起来,我很强直接要了秦雪。

 

 

“呜呜呜……房东……你……你干什么?要是被一山发现,他会杀了你的……”秦雪脸色绯红,挣扎着含糊不清地道。

 

 

“对不起,我……我醒来了,迷迷糊糊想上厕所,没想到你在洗澡,我怕你喊出声来,让你男朋友发现了,只好捂住你的嘴巴,你只要不喊,我马上松开……”

 

 

秦雪的话让我清醒了不少,我连忙解释,这个时候,我可不能说实话。

 

 

我要弄秦雪,现在可不是什么好机会,毕竟周一山就睡在外面的卧室里,秦雪只要大喊一声,那就要出事。

 

 

男人最不喜欢被绿,要是被周一山发现我要弄秦雪,那他肯定找我拼命,那说不定就要血溅五步。

 

 

“呜呜……你快离开这里……我不喊……”

 

 

秦雪犹豫了一下,嘴里发出了呜呜呜的声音,她似乎是相信了我说的话。

 

 

我松了一口气,将她的嘴松开了。

 

 

我看着秦雪,很想抱住她,直接在这里和她做那种事情,但我知道这样不行,对这个女人,只能攻心,慢慢获取她的芳心,而不能用强。

 文学

 

 

“对不起啊……我……我先回去了。”

 

 

我怕自己憋不住会做出那种事情,也担心周一山忽然醒来,只好逃也似的走了。

 

 

但秦雪太性感了,还守活寡,我发誓,要拿下这个性感护士,让她做我的女神,让她享受什么才是做女人的滋味。

 

 

……

 

 

回到我住的房子之后,我立马进了卧室,将电脑打开了,开始看监控。

 

 

虽然我租给秦雪的房子浴室没监控,但我知道,等下还是有风光可以看。

 

 

果不其然,没多久,秦雪就洗完了澡,她只穿着贴身的衣物出来了。

 

 

她回到了卧室之内,我连忙把监控镜头切换到了她的卧室。

 

 

周一山正发出轰隆的鼾声,睡得如死猪一般。

 

 

秦雪躺在了周一山的旁边,将卧室里面的灯关掉了,但她似乎却难以入睡,因为她的房间变得黑暗了,我什么都看不见了,但我却听见她不时翻身的声音。

 

 

她身边虽然有男人,但却难掩寂寞。

 

 

我不能让这么美好的女人做一辈子的寡妇,我要让她成为我的女人,我得想一个办法,拿下这个女人。

 

 

第二天,是周末,我依旧从监控里面关注秦雪和周一山的生活。

 

 

和往常一样,这两天休息,秦雪和周一山都没上班。

 

 

周一山每天都要找秦雪,想行周公之礼,但都是没开始就结束了。

 

 

星期天的上午,秦雪下楼丢垃圾的时候,我故意也下楼了,于是我们不期而遇了,我想慢慢撩拨她,让她心甘情愿投入我的怀抱。

 

 

“小雪,丢垃圾呢。”

 

 

我对秦雪笑道,她穿着简单的家居服,但依旧展现出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毕竟这是大热天的,家居服都有些半透明。

 

 

尤其是她胸口处雪白一片展现了出来,让人心动。

“是,房东。”

 

 

秦雪微微脸红道,很显然,她还对前天晚上我闯到卫生间,看了她身子的事情有些害羞。

 

 

但我就喜欢比较羞涩的女人,这种女人,别有一种风味。

 

 

“我叫郭东,我的名字你早就知道了,以后你叫我东哥就行了,老喊房东,就有些生份了。”我道。

 

 

“好的,东哥。”秦雪没和我多说,点头之后,就上楼了。

 

 

……

 

 

周一的早上,在监控里面我发现秦雪照旧去上班了,周一山却是在家睡觉。

 

 

“这家伙不会是被炒鱿鱼了吧,打算在家吃软饭。”我心中想道。

 

 

但到了下午五点多,周一山却是出门了。

 

 

我也假装出门,于是我和周一山遭遇了。

 

 

“房东,你也出去,那晚我也喝醉了,没能好好照顾你,我听秦雪说是你自己回家的,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周一山还很客气地道,看来,这男人对我内心的想法,一点察觉都没有,而那晚我闯进浴室的事情,秦雪也没有和她说。

 

 

“兄弟,你太客气了。”我笑了笑,故作惊讶道:“咦,今天你没上班?”

 

 

“上个月我是上白班,现在我换成上晚班了。”周一山道:“我现在就是去上班呢。”

 

 

“那几点下班啊,一定很辛苦吧。”我心中暗喜,开始套周一山的话,故意问道。

 

 

以前他和秦雪基本上是形音不离的,一起上班,下班的时间也只隔开那么半个小时,我很难单独和秦雪接触,但是现在周一山上晚班了的话,我的机会就来了。

 

 

“我凌晨三点才下班呢,的确是很辛苦。”周一山叹气道:“但为了生活,没有办法。”

 

 

凌晨三点?我心中开始窃喜了,秦雪一般下午六点半回家,这中间她有八个多小时是单独在家的,这样,我就可以想办法了。

 

 

周一山很快离开了,我在楼下的店子提前吃了晚饭,就回家在卧室的电脑监控视频面前,等着秦雪回家了。

 

 

我一直在想,要怎么样才能拉近和秦雪的距离,忽然之间,我有了一个主意。

 

 

六点半的时候,我在监控里看到秦雪准时回家了。

 

 

今天她似乎有些累,回家之后脱掉高跟鞋,就坐在沙发上休息看电视,甚至,她晚饭也没煮,而是点了个外卖。

 

 

看来周一山上夜班,她也不想自己弄饭菜。

 

 

晚上九点左右,重头戏终于来了,她去了卧室,似乎是准备去洗澡。

 

 

她甚至连换的衣服都没带,穿着贴身的衣物,就去了卫生间。

 

 

她的卫生间我没有装监控,我看不到此时她洗澡的风光。

 

 

这栋楼的这一层八户,那都是我的房子,总电源开关,就在我家里。

 

 

大概过了几分钟,我估摸着她在洗澡了,一下将她家的电关了,她家里,一下就变得一片漆黑。

 

 

“啊!”

 

 

接下来,我就听到了隔壁发出了一声尖叫。

 

 

然后,才是秦雪摸摸索索从浴室出来了,她回了卧室,找到了手机,就开始打电话。

 

 

这电话她是打给我的。

 

 

我阴谋得逞地一笑,接通了她的电话。

 

 

“房东,怎么回事……我家停电了……我好怕黑。”秦雪在电话里声音都有些颤抖。

 

 

“我马上过来看看,你开一下门。”我回答道。

 

 

很快,我拿了一个手电筒,去了隔壁秦雪家。

 

 

其实,我有备用钥匙,但她租房子的时候,我告诉了她我钥匙全部给她了,因此,我不能用备用钥匙去开门,这样,她才有安全感。

 

编辑: 清枫学长
QQ空间 微博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中国矿山安全网 -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京ICP备081024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