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angShan NEWS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健康生活 > 文章

按着按着挺进去拔|男朋友边摸边吃奶边做

2020-04-05 18:42 来源:网络整理

  

  一想到翠儿嫂子这么漂亮,却守了好几年空房,张寒说不动心那是假的,只是他心里也有些担忧,试探性的三虎:“三虎哥,这事儿嫂子肯定不能答应啊!”

  三虎当即说道:“这有啥!你嫂子也两三年没做过女人了,要说不想那肯定是假的,这事儿只要我去劝她,她肯定会同意!”

  说到这里,三虎话锋一转,死死盯着张寒,郑重的说:“不过你必须答应我,睡了你嫂子之后,立刻睡了张德旺的老婆!”

村长张德旺的老婆名叫马兰,要论姿色,那也是村里能排进前三的,不过她性格泼辣的很,仗着男人是村长,格外的嚣张跋扈,村里男人见了他都要绕道走,哪个敢打她的主意。

  张寒也很是没底,他虽然对翠儿嫂子颇有好感,也对三虎的提议格外动心,但是要睡了马兰,这任务实在是太艰巨了。

  张寒没底气的说:“三虎哥,马兰性子泼辣,谁看她一眼都要被她追着骂到家门口,我就是有睡她的心,也没睡她的胆啊!”

  三虎立刻拍着胸脯说道:“你放心,我观察他们两口子很长时间了,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帮我这个忙?”

  张寒连连摇头。

  三虎接着道:“就是因为我发现,马兰那个臭娘们平时看谁都不用正眼瞧人,唯独看你小子的时候,她眼睛里外都透着一股子不同寻常的意味,你没睡过女人你不懂,马兰那娘们对你肯定有意思!”

  张寒自嘲的笑道:“我算个球,人家怎么可能对我有意思。”

  三虎说:“你是这村里年轻后生里长得最好的,身体也好,马兰比张德旺小了十几岁,张德旺那老驴日的哪能满足得了她?我看咱村也就你有那个本钱喂饱马兰了!”

  张寒说:“三虎哥,我惹不起张德旺啊,你看看你,只是跟他有点过节,就被他打坏了身子,我要真把他媳妇睡了,他还不宰了我啊!”

  三虎一脸恨恨的说:“兄弟,你放心,你只管睡了马兰,驴日的张德旺有我来对付,我保准他后半辈子只能躺着过!到时候别他没能耐宰了你,就算你当他的面睡马兰,他也只能干看着!”

  张寒愣了愣,要说这张德旺确实不是东西,在村子里欺男霸女,干了不少恶事,就连张寒也没少让张德旺欺负,全村人都对他恨之入骨,而且村里人也没什么法律意识,张德旺打坏了三虎的身子,三虎也只能受着,要是他真能找机会反抗张德旺,把他干个半身不遂,不光是给他自己报了仇,也是为村里老少爷们做好事了。

  而且,张寒看出三虎脸上的那股子戾气,连自己老婆都拱手送给自己了,可见他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这让张寒心里也生出一股子血性,如果自己配合三虎,自己睡了村长的媳妇、他再把村长干成残废,那自己不光是得了翠儿嫂子以及马兰那个娘们,还帮村里的老少爷们出了口气,何乐而不为?

  想到这里,张寒端起酒杯,一杯烧酒下肚之后,对三虎说道:“三虎哥,既然你愿意替咱村铲除张德旺那个毒瘤,我张寒也不能怂了!这事儿我干了!”

  三虎也仰头将杯中酒喝尽,激动道:“张寒兄弟,自从我两个哥哥死后我也没其他兄弟了,以后你就是我亲兄弟!”

  随后,三虎红着眼对张寒说:“这几年我活的憋屈,这仇要是再不报,我自杀的心都有了,所以我一定要让张德旺付出代价!好兄弟你记着,我将来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可得帮我照顾好我那个婆娘和二毛,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丧失男性的雄风多年,让三虎心理极其压抑,眼下只盼着能够通过报仇得到释放,所以报仇一事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张寒对他的状态很是理解,郑重点头,说:“三虎哥,你放心,真道那个时候,我一定努力让嫂子和二毛过上好日子。”

  一直躲在门外偷听的翠儿实在是按捺不住,一边端着菜走进来,一边装糊涂的问:“你们哥俩这是在说啥呀?什么让我们娘俩过上好日子?”

  张寒与三虎二人面面相觑,尤其是张寒,脸蛋涨红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能跟他说:你老公让我睡了你,以后照顾好你们娘俩吧?

  这时候,三虎忽然站起身,破天荒的主动把翠儿手里的菜给接了过来,又扶她在身边坐下,道:“媳妇,跟你商量个事。”

  翠儿心头狂跳,却故作诧异的问道:“什么事啊?”

  三虎长叹一声,话没出口眼泪却先流了下来,动情地说:“媳妇,我要找那驴日的张德旺报仇,他让我这辈子再也做不成男人,我就让他一辈子躺在床上做不成男人!”

  翠儿急忙捂住他的嘴,说:“三虎,你疯了,张德旺哪是咱能惹得起的!”

  三虎怒道:“惹不起也要惹,这个仇再不报,我就恨不得去后山找棵树吊死算了!”

  说着,三虎又道:“说实话吧,这仇不报我也活不下去了!而且我想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上吊用的绳子我都准备了好几条,这次我是实在忍不下去了,正好,今天张寒兄弟正好救了咱家二毛,他是咱们家的救命恩人,人品没的说,我也能放心把你们娘俩托付给他。”

 文学

  翠儿眼泪摩挲:“你要是真咽不下这口气那就去找他报仇,万万不能自己寻短见啊!”

  三虎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与其窝窝囊囊的死了,不去跟他拼了图个痛快。”

  说着,三虎又道:“我跟张寒兄弟说好了,我去报复张德旺,让他帮我睡了马兰那个娘们,给张德旺戴个绿帽子!”

  翠儿点点头,长叹一声:“你们兄弟俩商量好了就行。”

这时候,三虎又说:“只是张寒兄弟没有信心能睡到马兰,而且他也没睡过女人,不知道该怎么弄,媳妇,你教教我兄弟吧!”

  翠儿虽然早就在门外偷听到了三虎和张寒的对话,但此刻她只能装傻反问道:“三虎,你说,让我怎么教他?你说清楚点。”

  三虎结结巴巴的说:“媳妇,今晚你就……让我张寒兄弟做回男人吧!他还没做过男人,这几年我不能满足你,特别觉得对不住你,你就……”

  翠儿开口道:“这……这哪行呢!这要是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脊梁骨都会被人戳烂的!”

  三虎急忙说道:“这事只有咱们仨知道,外面谁会知道呀?我总不会跟人家说张寒兄弟睡了我媳妇?对吧?媳妇,你就教教张寒兄弟吧!他懂得女人了,才能给我们报仇!”

  说着,三虎已经泪流满面,又道:“媳妇,咱们不能再逆来顺受了,张德旺那驴日的把我们害成这样,我们凭什么再忍受他呀!报复他不但报了仇,也算是给咱们灵水村的村民伸张正义了!”

  翠花盯着自己的老公,表面上的态度也有些松弛,忍不住问他:“三虎,你真下定决心了吗?”

  三虎极其坚决的说道:“没错!我已经下定决心了!你要是还念及咱俩多年的夫妻情分,帮我这一回,报了仇,我圆了这个心思,就踏踏实实赚钱养家,让你跟二毛过上好日子,再也不打你、骂你了!”

  说罢,三虎怕翠儿心里还有顾忌,便给她倒满一杯烧酒,说:“媳妇,我知道你是要脸面的人,你什么都不用说,喝了这杯酒,就当是答应了,这杯酒也当是给你壮壮胆!”

  翠儿一听这话,确信三虎是完全发自肺腑,于是在他的鼓动下,一咬牙,端起酒杯,将满满一杯子的老烧酒全部灌进了肚子里!

  三虎与张寒见翠儿默许了,纷纷松了口气,张寒眼看着面颊红晕、身材姣好的翠儿,小腹一团火腾地升起,他知道,翠儿今晚就是自己的了!

  三虎眼看翠儿也有了些醉意,便想着趁热打铁,赶紧对张寒说:“兄弟,架着你嫂子上隔壁柴房,里面有个地下室,铺的全是干净的草垛,你跟你嫂子今晚就睡那儿,随便你们怎么折腾都没有人会听到!”

  说完,三虎又嘱咐翠儿:“媳妇,好好教我兄弟!”

  翠儿酒劲上头,胆子也大了些,对三虎说:“三虎,你以后可别后悔,再说老娘对不起你,这可是你求老娘的!”

  三虎点点头:“媳妇,放心吧!你就好好教我兄弟就行,你也苦了三年了,我知道你不容易……”

  张寒见期待已久,梦寐以求的时刻终于要到了,不禁对三虎再度充满了感激,搀扶着翠儿便去了柴房。

  翠儿身体又软又烫,入手的触感和温度让张寒心里更加的迫不及待,而三虎目睹着自己老婆跟张寒去了地下室,这才冲张寒喊道,“兄弟,我给你们把门关好,没事不要上来,等明天我再给你们开门。”

  “好,三虎哥,谢谢!”张寒巴不得三虎赶紧关门走人,他已经快受不了了。

  三虎这才哀叹一声,转身关上了门。

  地下室里的张寒听到了三虎锁上门了,忍不住想扑到翠儿的身上,但还是强忍着冲动,结结巴巴的问翠儿:“嫂子,到底怎么做呀?”

  三虎不在,翠儿反倒是不紧张了,一看张寒这傻模样,就知道这小子还真是个处男,心下一喜,娇声道:“傻小子,别急,嫂子教你。”

  说着,翠儿便主动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那春光也从衣服中显露了出来。

  张寒一见便忍不住扑了上去,翠儿惊叫一声,忙道:“慢点,别这么粗鲁,嗯……不是这样的,你先把自己衣服脱了呀!你不脱衣服怎么弄呀!”

  张寒这才稀里糊涂的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身下强烈的反应把翠儿吓了一跳,心里更是一片荡漾,空落了好几年,老天爷补偿给自己这么一个宝贝,真是值了……

  翠儿一边脱去自己下半身的衣裤,一边对张寒说道:“傻小子,嫂子这是头一回被你三虎哥以外的男人看,嫂子虽然不是黄花闺女给你,可也是正经女人,身子干干净净的,你得了嫂子以后要好好珍惜嫂子,不要有了媳妇就把嫂子给忘了,你能做到吗?”

  “嫂子,我知道,你放心吧!不管什么时候,我绝对不会把你忘了的!”

  翠儿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此时自己那儿早就反应强烈,做好了迎接张寒的准备,于是便红着脸对张寒说:“来,到嫂子上面……”

听闻翠儿这么一说,心急的张寒立刻扑了上去。

  嫂子有命,他岂敢不从?更何况,嫂子让自己到她上面去,这句话简直让张寒酥到了骨头里。

  翠儿这几年过的清苦,守着一个没用的男人,终于有机会释放数年的压抑,而且又是与年轻俊朗的张寒,心里也早已经迫不及待,只盼着张寒能早些将自己从压抑中重新唤醒。

  张寒从未想过做男人会舒服到骨子里,他一个晚上几乎没有歇着,与翠儿这位空虚许久的少妇缠绵整整一夜,直到凌晨四五点才偃旗息鼓。

  翠儿长时间的压抑,猛然被张寒点燃,火苗烧得很旺盛,几个回合根本熄灭不了,原本她还以为张寒很难一次满足自己,但没想到的是,张寒竟然给自己带来了一个天大的惊喜!

  张寒年轻力壮,恢复得很快,没一会状态就又来了,然后重整河山接着再战,并且每次状态也越来越好,到了后面的时候,完完全全渐入佳境!

  就算是三虎没被村长废掉的时候,翠儿也没在他身上得到过这种满足,跟张寒比起来,三虎以前那点本钱根本就不值一提的,跟了张寒,翠儿才品尝到真正做女人的滋味,简直让她神魂颠倒,如痴如醉。

  张寒初经成人的那点事,简直要被翠儿那完美的身体迷死,自然也是奋不顾身,两人激战一晚,看到张寒筋疲力尽的模样,可把翠儿给心疼坏了。

  张寒和翠儿一整晚都没有闲着,三虎也是一样。

  昨晚三虎虽说喝了点酒,可一想到自己婆娘正被张寒享用,他还是有些难以入眠,中间几次起来,跑到柴房门口听到里面战斗非常激烈,他都想推门下去观战,自己身体虽然不行了,可看看心理上也满足一些。

  但一想到自己下去了,肯定会影响两人发挥,于是只好默默折回去,然后每隔段时间过来打探一番。

  三虎每一次悄悄过来,下面都是战斗正酣,一听到自己媳妇在张寒的身下喊的那叫一个舒服放肆,三虎心里就嫉妒的抓狂。

  可是嫉妒归嫉妒,他自己也无可奈何,只能回到床上空流泪,心中似被尖刀反复刺穿,不禁对张德旺的恨意又增加了几分。

  同时,他也在心底暗忖,张寒这小子果然是有些本事,第一次就能把自己老婆要的死去活来,要真是勾搭上张德旺的老婆马兰,一定能把马兰搞得神魂颠倒,一旦马兰让张寒这小子迷住,那可就不是给张德旺戴一次绿帽子的事儿了,那得是戴一辈子绿帽子!

  一想到这里,三虎心里猛生出一个更加疯狂的念头:一定要稳住张寒,让张寒好好配合自己,光是睡了马兰、给张德旺戴绿帽子还不够,最好是能让张寒把马兰的肚子弄大,让他张德旺给别人养儿子,做一辈子的老乌龟!

  不过要稳住张寒,就得让张寒吃够甜头,昨天一晚怕是不够安抚这小子的心,三虎想来想去,决定跟媳妇商量一下,这段时间多跟张寒来上几回,让张寒完全安心。

  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这小子要够了自己媳妇,还不得好好配合自己、加倍复仇?

  反正自己现在已经没了那方面的能力,媳妇早几年也被拉去上了环,总是不会被张寒搞怀孕。

  让他睡一次和让他睡几次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为了报仇也就便宜他了!

  ……

  当张寒与翠儿还相拥而眠的时候,整宿没怎么合眼的三虎便已经早早起床,给还在睡梦中的儿子二毛做饭。

  二毛爬起床来没看见她娘,便自己来到厨房,睡眼惺忪的问三虎:“爹,我娘呢?”

  三虎生怕二毛知道她娘跟张寒睡到了一起,急忙骗他道:“你妈早起下地干活了,等会儿吃完饭爸送你去张老师家跟小强玩,爸也得下地干活。”

  二毛稀里糊涂的点点头,他年纪小,也没多想。

  这时候,三虎听见外面有人叫自己:“三虎兄弟,三虎兄弟。”

  三虎急忙从厨房出来,到院子里开门一看,找上门来的,是张老师的媳妇杏儿。

  三虎以为杏儿是来找自己媳妇的,急忙问她:“杏儿你来找我婆娘吗?她没在家。”

  “不是。”杏儿问他:“你见张寒了吗?我去他家找他,结果他没在家。”

  “没见啊。”三虎装傻充愣。

  杏儿嘀咕道:“奇怪,他昨儿不是在你家吃完饭走的吗?我刚才去看,他好像压根就没回家。”

  三虎说:“年轻人闲不住,没准一早起去哪溜达了,要不你待会再去看看。”

  杏儿点点头:“那行吧,待会我再去一趟。”

  说罢,杏儿便扭着那纤细的腰肢与丰腴的屁股走了。

  杏儿刚走,三虎便急忙跑到地窖门口悄悄打探。

  借着缝隙看进去,三虎看到了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此时此刻,张寒正躺在柔软的草垛上睡的香甜,而自己的媳妇竟然正趴在他身下……

  三虎震惊不已,想不到,自己的媳妇表面上假正经,骨子里竟然这么放荡!

三虎虽然震惊无比,但也没有做任何打扰,心痒难耐的看了一会儿,想到自己已经没了男人的能力,心里苦涩的悄然离开。

  等带着儿子吃完早饭,三虎便把儿子二毛送到了张海家。

  今天张海没去上课,正在家里拿着毛笔在一张红纸上写着什么,三虎也不识字,疑惑地问道,“张老师,你这写什么呢?”

  张海笑着说:“这是感谢信,是写给张寒兄弟的,我得跟村长说下,让他在村广播里把我的感谢信播出来。”

  说着,张海又道:“我把你也写上去吧?人家张寒兄弟毕竟也救了你家二毛,你说呢?”

  “好呀!这是应该的,除了请他吃饭喝酒,我都不知道还能怎么感谢张寒兄弟,还是你们有文化的人会想办法!这主意不错,让村里都知道人家张寒兄弟做了好人好事。”

  三虎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想:老子为了感谢他,可是把自己婆娘都送给他了,你张老师家里守着杏儿这么个大美人,要不也送给张寒睡一睡吧,这样咱俩也算找个平衡。

  张海哪知道三虎在想什么,笑着说:“就是嘛!像张寒兄弟这种舍己救人的高尚品德,我们应该大力弘扬,不但要在村里的广播里播,我还要建议村长到镇里文化站去宣传,要让人家知道我们灵水村的新风貌。”

  在张海家聊了几分钟,三虎惦记着媳妇翠儿和张寒还在地窖里,就找了个理由回家了,到了家里,他先将门拴上,生怕有人突然进来,然后打开柴房的门,再反锁上。

  熟睡中的张寒并不知道,已经被自己征服了身心的翠儿嫂子,竟然趁着自己熟睡,偷偷触碰自己的身下,而且是好半天了。

  翠儿原本是想趁这个机会把张寒叫醒,好能在出去之前再跟他共赴春宵一次,但没想到张寒这小子睡的死死地,虽然身体反应强烈,但一直没有醒过来。

  翠儿猜出张寒昨天刚成为真正的男人,身体必然有些操劳过度,因为心疼他的身体,翠儿便也放弃了那个羞羞的念头,钻进他的怀中继续与他相拥而眠,美美的睡了一个回笼觉。

  等三虎打开地窖入口往里看的时候,只见张寒与翠儿光溜溜地相拥在一起,翠儿那白腿还死死的压着张寒的腰,场面那叫一个暧昧。

  三虎心里一阵嫉妒,但一想到一切都是因张德旺所赐,他反倒对张寒倒没有任何的恨意。

  “媳妇,张寒兄弟,你们该起来了。”三虎在上面轻声地喊道。

  三虎这一喊,不但翠儿清醒过来了,连张寒也醒了,两人相继睁开眼睛,见三虎在上面看着他们俩,两人又一看彼此都一丝不挂的,忙抓起衣服将身体盖住了,翠儿俏脸通红,抱歉地说道,“老公,对不起,我……”

  “三虎哥,对不起!”张寒也觉得,睡了人家的媳妇,自己应该说句抱歉。

  “呵呵,没事,你们赶紧起来吧!要不然等下让人发现了就不好了,张寒兄弟,特别是你,杏儿刚才上你家找你去了,说张老师让你中午就在他家吃饭,你等下得编个理由,告诉杏儿昨晚上哪里去了。我先出去,你们赶紧穿衣服起来吧!”

  说着,三虎转身离开了入口处,到了门口将门关上了,自己到客厅里等着他们俩。

  翠儿昨晚和张寒缠绵时候那喊的一个酣畅淋漓,可是今早再看张寒,反倒是羞涩了起来,一直低着头默默穿衣、不敢看张寒,也不跟他说话。

  两人穿好衣服后,翠儿刚要爬上梯子,便被张寒从后面抱住了,张寒鼻子里呼出的气息还很急促而粗重,“嫂子,今晚我还想要,我等下去求三虎哥,就说我还没学会,让你再教我几次!”

  翠儿一脸为难的说道:“张寒兄弟,嫂子也想继续跟你……但是不知道你三虎哥能不能答应……”

  张寒立刻说:“我去跟三虎哥说,一定得让他答应,反正他没那个能力,总不能一直不让嫂子你被滋润啊!”

  翠儿俏脸一红,嘤咛说道:“那……那你跟他好好说说,如果他答应的话,嫂子晚上还给你……”

  “嗯,我知道了,不过嫂子,我想告诉你,我现在就想要你了,不信你碰一下,感觉一下”,说着,张寒身子前凑,将自己的身子触碰到翠儿的腰部位置。

  张寒这一触碰,立刻让翠儿想到昨晚欲仙欲死的舒服感,一下子腿都有些发软,嗯啊一声,急忙嗔道:“死张寒……别……现在肯定不行,你放开嫂子,找机会嫂子再给你!”

  翠儿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忙挣脱掉了张寒的手,向上爬去。

  张寒也不好再坚持,只能跟在她身子后面爬上了楼梯。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柴房,来到了客厅里。

  此时,三虎已经坐在客厅里喝着茶水,三双眼睛对视了一下,翠儿和张寒都不好意思与三虎直接对视。

  三虎倒是看得很开,笑道:“媳妇,看样子你昨晚跟我张寒兄弟在一起还是很开心的,这我就放心了,媳妇,你先去洗漱吧,饭我已经给你们做好了,我跟张寒兄弟说几句话”。

  翠儿明白三虎想和张寒说些男人之间的话,她一个女人家在场多有不便,其实,她本来就觉得很尴尬,正好想找机会回避三人在一起的场景,就痛快地上厨房洗漱去了。

  翠儿一走,三虎忙对有些尴尬的张寒说道:“来,张寒兄弟,你坐下,三虎哥想跟你好好聊聊,待会儿你就得上张老师家吃饭去了”

编辑: 清枫学长
QQ空间 微博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中国矿山安全网 - 中国矿山安全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备案号:京ICP备08102491号